影后今天还没承认恋情
影后今天还没承认恋情

影后今天还没承认恋情

简非白

现代言情/娱乐明星

更新时间:2020-10-20 19:20:47

隔壁新文《大佬在我直播间撒糖》已开,依旧是块小甜饼,欢迎品尝~ 某日,一条爆料炸的微博瘫痪——当红影帝季修北和全网黑女星晏兮一同出入某高档公寓。 晏兮微博底下一片骂声:白莲花离我老公远一点!炒作请去找别人! 第二天一早,晏兮开直播辟谣,一脸诚恳:“爆料纯属造谣!大家放心,我和你们的老公季影帝绝无半点关系!” 然而,她话音才落,镜头里就出现了还穿着睡衣的季修北,手里拿着手机,睡眼惺忪的看着她:“妈打电话来催,问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要孩子?” 震惊三秒后,直播间网友发出杀猪般哀嚎:……卧槽!!!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633章 梦里晴天(5)

第1章 我死的好冤呐

  上午十点,帝都万汇购物大厦七层刚刚结束了一场国际一线护肤品牌的入驻活动,傅子尘作为该品牌的国内代言人出席剪彩仪式,此时正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离场。

  傅子尘,娱乐圈当红流量偶像,颜值才艺俱佳。

  最重要的是,他没有一点明星架子,对粉丝像是对家人一样亲切。

  “傅子尘!我爱你!”

  “老公!老公你看我一眼啊!”

  “好帅啊!啊啊啊啊!我晕了!”

  “我滴个妈妈呀,我男神也太帅了吧!”

  “不行了,谁来扶我一下,我心跳停止了,我想流鼻血……”

  忽略周围这一声赛过一声的女高音,燕栖正悄咪咪拿出手机,准备在爱豆离场前抓拍几张。

  这是她粉上傅子尘的第三年。

  二十二岁的燕栖大学毕业没几天,目前是一家外贸公司的英翻,还在试用期。

  这家外贸公司就是今天这个护肤品牌的国内代理商,因为活动人手不够,作为实习生的她就是一块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的砖。

  所以,身为傅子尘粉丝的她,今天是作为活动方工作人员到场的。

  喜欢是真的喜欢,且程度并不比在场任何一个狂热粉差,但她只是安安静静的喜欢着他,不想给他制造任何烦恼。

  于是,相较于这些狂热粉,就显得她佛系很多。

  哪怕活动结束,她的工作任务完成,她也没打算上前去叨扰,只想远远拍几张照片。

  却不料,她才拿出手机,就被活动负责人安排了新的任务。

  “燕栖,你代表我们主办方过去维持下秩序,送子尘安全上车你再回来。”负责人说。

  “好嘞!”

  燕·行走的砖·栖比划了个“OK”的手势,忙不迭收起手机,自觉的把自个儿往需要的地方搬。

  小跑到拥挤的人群外围,几次尝试也无从下手的燕栖喊道,“安全第一,大家不要拥挤。”

  然而,根本没人理会她。

  就在此时,人群中有个记者发问:“子尘男神,今天你又被晏兮捆绑着上了热搜炒绯闻,你知道么?”

  对此,傅子尘只是礼貌又温柔的一笑,没有回答。

  下一秒,在场粉丝双眼中的粉红泡泡更多了,刷刷放光。

  瞧瞧,这就是她们爱的人啊,即便自己受了委屈和绯闻的困扰,也从不在媒体面前诉苦,十分善良的保住了那个十八线白莲花的颜面。

  毫不夸张的说,傅子尘没有一个粉丝不讨厌白莲花晏兮,因为她经常为了自身热度捆绑傅子尘炒绯闻,无所不用其极。

  也正因为如此,白莲花早已经成了晏兮的专属代号,以至于路人提起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也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响当当的白莲花称号。

  叫顺口的情况下,已经无关辱骂了,只是个代号。

  #傅子尘晏兮#这个话题每次刷上热搜,上面都紧挨着一条#晏兮滚出娱乐圈#,热度轻松超越#傅子尘晏兮#,高居热搜第一。

  这会儿,听到这个狗皮膏药的名字,难免有粉丝不耐烦,为自家爱豆打抱不平道,“这位记者小姐姐,既然知道是女方故意捆绑倒贴,就别问了吧。”

  其他粉丝也纷纷附和。

  对此,燕栖也在内心深表赞同。

  大概是孽缘,她竟然和白莲花的名字同音不同字,尽管姓氏声调不同,但乍一听是一样的,以至于她每次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都不太敢说自己的名字。

  提问的那个记者只当没听见粉丝的不满,无论如何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继续不怕死的把话筒伸向傅子尘,道,“有消息称晏兮曾私下里追过你,你拒绝了她,她因爱生恨,所以才总是捆绑你炒绯闻,请问是这样的么?”

  这一次,不等粉丝护短,傅子尘看向镜头,声音温柔到爆炸,答非所问,“晏兮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希望媒体对她温柔点。”

  记者眼珠子一转,傅子尘不承认也不否认,还给晏兮发了好人卡,这不就等于默认喽?

  不仅是记者,所有粉丝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晏兮那个白莲花倒追,被拒绝后炒绯闻蹭热度,她家爱豆太过善良,不和女孩子计较,又不想说谎,才选择这么折中回答的。

  不死心的记者一看有戏,干脆打破砂锅问到底,“你这么含糊其辞的回答是不是代表传言是真的?”

  只是,傅子尘不再说话,只对镜头露出一记略显抱歉的笑容,将欲言又止把握的恰到好处,成功的引人无限遐想。

  紧接着,傅子尘身边的助理和保镖适时大声吼起来,“让一让!都让一让!子尘还有通告要赶!”

  此时,刚才一直在外围打转的燕栖已经钻到了靠里面一点,维护秩序的同时被人群挤着往电梯走去。

  途中经过手扶电梯的时候,燕栖不知道被谁突然推了一把,已经被挤到手扶电梯边缘的她努力要站稳,却不料,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推的她,就又是一下用力的推搡。

  她身体急速失重,直直的向后面下行的手扶电梯摔下去。

  一时间,场面失控,抽气声,尖叫声,混乱不已。

  “啊——”

  “救命啊——”

  “有人从电梯摔下去了——”

  伴随着耳边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越来越远,燕栖下坠的也越来越快。

  在头着地的一刻,浓重的血腥味窜入鼻腔,她绝望又壮烈的想着:追星需记牢,安全最重要!重点是,我死的好冤呐!

  ——

  彻底闭上眼之前,燕栖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声音很遥远,似梦似幻,在对她说:“你该回到属于你的地方了。”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