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二章 前往津义

  老头说的那个朋友叫老周,是一个游道。所谓游道就是无门无派,靠着自己摸索修练的玄门道士。对方及擅长卜卦看相,两人是在一次驱邪时认识的。据老头说,那一次驱邪有些凶险,两人联手才解决。所以从那以后,老周遇到什么大点的委托,都会叫上白聿,久而久之两人就成了好友。

  云皎越听越觉得两人像是神棍联盟,凭老头之前那点本事,现在还没被人打死,估计也是这个世界的人民太善良了。

  他们去的地叫津义县,离所住的愧山有三天的路程。原本老头打算着,反正时间也充裕,干脆走着去就是。来回怎么着也得六七天,只要不用月考,能拖一天是一天。

  现在同行的人,加上了个祖师爷,瞬间打碎了他这个想法,连着路也觉得遥远了很多。想着要不先下山看看,有没有刚巧前去省城的牛车,可顺便载他们一程。

  祖师爷却否决了他这个想法,直接赏了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扬手凌空画了个道符。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还在观门口的三人,转瞬的功夫已经到了一处偏僻的小路上。远远还能看到小路尽头,有着城门的影子。

  “这……这是千里符?”白聿一脸震惊,原来世间真的有日行千里的千里符,这也太方便了,“多谢祖师爷。”

  云皎也觉得有些神奇,原来这个世界的交通这么先进的吗?

  “老周就住在城南,我们赶紧进城吧。”白聿指了指小路的尽头,转身就往前面而去,走了几步却发现后面的人没有跟上来。

  祖师爷站在原地半步都没有挪动,而后面的云皎则是被挡住了动不了。

  “祖师爷?”怎么了?

  “不去!”夜渊抬头看着玩处城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群,眉头顿时拧成了川字。

  “为啥?”不是你自己要来的吗?

  夜渊眉头皱得更深了,冷冷看了朽木一眼,才回答,“人太多。”又遇到女人怎么办?

  “啊?”白聿一愣,人多怎么了,这是县城当然人多啊。细一想又反应过,祖师爷是神仙,虽然他好像从来不着急回天上的样子,但到底仙凡有别,不想让太多人看到也正常。可他们又不得不进城,“那怎么办?”

  “我不方便现身,寻一有灵气之物,我附身于上,再随你们入城便是。”夜渊提供了一个方案。

  “好!”白聿立马点头,愿意进去就好,转身往怀里掏了掏,半会才摸出一张灵符道,“祖师爷,这是我准备的灵符中,灵气最浓的一张,要不您先进这张符里?”

  夜渊瞅了那灵符一眼,脸色顿时一沉,整张脸都写满了嫌弃。谁要进你这臭哄哄的低阶灵符里!瞪了白聿一眼,又回头看了看云皎。

  下一刻身形一闪,瞬间化为一道白光,朝着云皎飞去,直接钻入了——她手里的竹筒之中,没错就是打包鸡汤的那个筒。空中传一句带着味道的声音,“嗝~可以了,走吧。”

  云皎:“……”

  白聿:“……”

  -_-|||

  说好的需要附身有灵气之物呢?那个竹筒不是出门前,临时切的竹子吗?这绝对是为了更方便喝汤吧,绝对是的吧!

  *****

  老头带着云皎进了城,一路七拐八弯的停在了一处破旧的茅屋前,才出声道,“到了!”

  云皎上下瞅了瞅这堪称危房的屋子,看来老头这朋友混得也不怎么样啊!越来越觉得两人是神棍同盟了。

  白聿抬手敲了敲门,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来了!来了!”门吱呀一声就从里面打开了,露出个满脸胡须,身材愧悟的大汉,虽然穿着一身道袍,却完全没有半点玄门术士的样子,到像是一个武夫。

  “周道友,多日不见一切可好?”白聿笑着打招呼。

  “白兄!”大汉眼睛一亮,带些惊讶的上下扫视了白聿一眼,“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还以为还要等个两三日呢!哈哈哈哈……太好了!”他朗声大笑,满脸的胡子一丛丛的抖动起来,扬手就朝着白聿拍了过去。

  白聿被拍得一个啷呛,差点没站稳。他却好像习惯了,两人相互寒暄起来。

  老周看着年纪不大,四十多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跟老头成为朋友的。

  “来来来,快进来。”老周侧开一步,正要拉人进去,一转头才发现旁边的云皎,愣了一下,“这位姑娘是?”

  “这是我清阳新入门的弟子,叫云皎。”白聿顺口介绍。

  老周却是一惊,张大眼睛一脸惊奇的看了看云皎,又回身拍了白聿一下,“行啊,老白!还真让你捡到个徒弟了,不错啊!”就他住的那样偏的地方,居然也能收到传人。

  “不,她不是我徒弟。”白聿下意识的反驳。

  “啥?”老周一愣,“不是你徒弟是啥?”清阳不是向来一代传一代吗?

  “呃……”白聿呆了呆,回头瞅了瞅云皎,对哦,云丫头的辈份到底是啥?这个问题他还真没考虑过。当时只顾着把人拐进清阳,根本就没有提收徒的事,再说后来教她灵医的都是祖师爷,也没他什么事啊。

  以前是压根没想这事,现在……

  他突然想到观中那一架子的书,别说是收徒弟了,他都想叫她师父!

  老周到是没有看出白聿的纠结,直接就把两人请了进去。一边请两人坐下,一边开始说明起了情况。

  “老白你来了就好,我还真怕你赶不上呢!”他给两人倒了杯茶,就开始详细介绍起情况来。

  原来这次他们需要驱邪的是城中首富家里——邵府。邵老爷是城中卖粮的大户,整个津义县有半数的民田,都是他们家的。邵老爷家大业大,膝下却只有一个儿子。而且从小就才学出众,在津义甚至是郡业城都颇有才名。

  可前阵子去参加一个诗会回来,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全城的大夫都看遍了,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而且病情还越来越严重。后来才知道,对方是中了邪。邵老爷这才悬赏百两黄金,请求玄门人士前来驱邪。

  老周想起了白聿向来擅长驱邪,所以才传了信叫他前来。

  白聿一听又是家中儿子病倒,顿时抖了抖,条件反射般又想到了李家母子和女鬼素娘,不会这么巧,又是厉鬼复仇吧?

第三二章 前往津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