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一章 月度考核

  白聿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重学玄术的可能。像他这么一把年纪的老年人,早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岁月,对于修行精进之类的事,早就看淡了,从不刻意强求。用云丫头的话来说,就是放弃治疗了。反正再怎么努力也没什么用处,学个什么劲啊。

  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重新学习玄术的一天,还是玩命学的那种。不学还不行,因为祖师爷在那盯着呢!自从那天明白,云丫头在书房堆的那一架子书,半数都是给他准备的后,他就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也不知道云丫头对祖师爷说了什么,向来不爱出塔的祖师爷,除了吃饭的时间外,居然真的答应负责考验他的修为。

  他也不做什么,只是每过一个月,就亲自来找他一次。不训话,也不骂人,他只会直接动手揍,而且还是往死里揍的那种。白聿隐隐觉得自己的一把老骨头,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已经被拆分重组过好多次了。每每走路喝水都仿佛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

  老头欲哭无泪,只能弱弱的找云皎投诉,“丫头,你能不能跟祖师爷说说,下回考核时不动手行吗。再说我学的是玄术,不是体术。哪有人一上来就直接揍的。”还专往脸上打。

  云皎没有回头,顺口回了一句,“你的意思,是想让祖师爷对你用玄术?”

  老头一愣,突然想起那挥手间差点灰飞烟灭的鬼群,猛的抖了一下,“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

  (๑ŐдŐ)b

  开什么玩笑,祖师爷对他用玄术,那还不如直接投胎方便,“我的意思是说,下回祖师爷再指点我的时候,能不能稍微……温和点。”至少别打脸啊。

  云皎猛的转过头来,直直的看向他,“怎么?你受伤了?什么伤?哪里不舒服?伤到筋脉、神识、丹田之类的没有?我帮你看看?”说完还上下扫视了他一遍。

  “……”是错觉吗?怎么感觉自己受伤,丫头还挺兴奋。

  他瞅了瞅丫头那仍旧正经严肃的脸,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丫头还是担心自己的,“伤到神识丹田到是不至于,就是伤了些筋骨而已,都是皮外伤。”

  “哦。”云皎眼神一暗,继续转回身忙活去了。可惜,还以为可以实践一下。

  白聿:“……”

  这就完了?说好的治疗呢!皮外伤也是伤啊。他顿时有些心塞,瞅了瞅云皎的手边,只见她手里正拿着一把奇怪的小刀,正在切割着什么,时不时还能看到一片血红的皮毛。细一看才发现,那居然是一只狐狸。

  “你这是在干嘛?”看着好像不是在处理食物的样子啊。

  “手术!”云皎一边划开狐狸的肚皮,一边回道。

  “啥术?”白聿一愣,是什么新的玄术吗?仔细瞅了瞅那只浑身是血的毛团,“这狐狸哪来的?”

  “门口捡的啊。”云皎顺口回答,“它体内有异物,应该吃坏了什么东西,快要死了。我顺便实践一下书上的医术。”

  “这狐狸还活着?”白聿一惊,凑近瞅了瞅,果然还能看到狐狸肚皮还在上下起伏。原来真的不是扒皮拆骨,准备熬汤的!转眼一瞧,又发现丫头手上的那把刀,有些奇特,上面好似刻画了什么特别的符文。每划动一刀,就隐隐有灵光流动,很明显是特意打造的法器。

  丫头没有玄脉,肯定做不出这样的法器,只有可能是祖师爷给的。白聿摸了摸自己鼻青脸肿的头,又看了看对方手里的法器,瞬间觉得自己像是个抱养的,委屈……

  (ಥ_ಥ)

  云皎却没有理他,继续切开狐狸的肚皮,然后按照教材上的说法,细细找出狐狸相对应的穴位,一一下针布下个引晦阵法。果然不到半会,只见狐狸切开的肚皮处,突然涌出一些黑色的液体。如同扯出的毛线一样,开始成团汇聚。不到半刻钟的功夫,就凝聚成了一颗黑色的珠子,隐隐还散发着股腥气。

  “卧槽!丫头你这么快就会行针布阵了?”白聿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排银针下,突然出现的白色阵法。虽然他对灵医不了解,但也清楚行针布阵有多困难,凡是阵法都要经过复杂精密的计算和调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更何况是在这么小一只狐狸体内行针布阵。

  云皎顺手把那珠子夹了出来,一边拔针,一边回头问道,“很难吗?我昨天才看到的这个阵法。”现在只是照着书上说的,复制了一遍而已,都没开始适应性微调呢。

  白聿:“……”MD,资质好了不起啊!

  凸(艹皿艹)

  想起书架剩下一半的书,他瞬间觉得心肝脾肺肾都疼,忍不住酸酸的道,“丫头,要不我也跟着你学灵医得了!”至少不用被祖师爷揍。

  “你?”云皎回头看了他一眼,一本正经的道,“可以是可以,但是灵医首先要懂医术,而一般医学院,最少都是五年制起步,还有六、七、八年制的。教材量的话,大概是你现在那个书架的四倍左右。当然这只是基础,不算祖师爷传下的灵医教材。”

  白聿脸色一白,虽然前面大部分没听懂,但四倍书架她听懂了。于是十分干脆利落的道,“我们还是来聊聊狐狸的事吧!那个……你做完实践后,打算炖汤吗?”

  “……”出息!

  他正打算转移话题,观内却突然传来一阵,叮铃铃的铃响。

  “传信铃?”老头愣了一下,“定是有人找我,我去看看。”

  说完直接转身朝着后院冲去,不到半会就捏着一只纸鹤走了回来,一改刚刚的怨念,笑得一脸春光灿烂的道,“丫头丫头,准备一下,我们要下山了。”最好是赶在后天之前。

  “下山干嘛?”

  “当然是做生意……咳!”他语到一半又停住,咳了一声改口道,“我一个老友来信,邀我下山驱邪呢!”

  “就你?”神棍重出江湖吗?

  “你这啥眼神?”老头脸一红,一拍胸膛,死鸭子嘴硬道,“不是我吹,我也算是十里八乡最会驱邪的玄门道人了,上次那只厉鬼是意外,这次一定没问题的。”厉鬼哪是那么容易遇见的,他活了这么多年,也就遇到那一次而已。

  “不去!”云皎秒拒。

  “别啊!丫头。”丫头不去,他还真有些虚,主要是被之前那个女鬼整怕了,于是继续沉声劝道,“我那老友说了,这次真的只是很简单的驱邪,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你好不容易学成了灵医,不想下山试试身手吗?”

  “不想!”云皎懒得理他,缝合好狐狸的伤口,就收起针往回走。医术这行,的确需要很多实践操作来提升。但是医人和医动物不同,没有完全的把握,当然不能轻易动手。

  “丫头、丫头……”白聿快要哭了,后天就是一月一次的考核了,他不想再被祖师爷打成猪头啊!

  ***

  白聿没想到,最后云皎还是答应了陪他一起下山。因为……他们快要破产了,上次赚的那四十两的确很多,可以让一个普通的家庭用个一两年的。但顶不住玄门的道具材料贵啊,随便一面阵旗,一把桃木剑就要数两银子,更别说辅助修练的丹药之类的,他们根本就没敢买。

  偏偏白聿最近在疯狂的恶补修行,这补着补着就把银子全补进去了。等发现的时候,米缸都已经见底了。

  也就是说,她们要是再不下山赚钱,都得饿肚子。

  白聿终于如愿的逃离了每月一次的挨揍考核,成功拉着云皎出了门。只是……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转头瞅了瞅身边的人,“祖……祖师爷?”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祖师爷也在这里啊?说好的从来不出塔呢?为啥连鸡汤都打包好了啊喂!

  ლ(゚Д゚)ლ

  “丫头,这……”

  “闭嘴!”云皎冷冷的瞄了他一眼,“玄门吞金兽没资格说话!”银子都是谁花完的,心里没点AC数吗?

  “……”

  

尤前
网费到期了,跑了几家营业厅才交上费,所以更新晚了。   PS:   推荐好友的秦兮的新书《权门贵嫁》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4899507   书慌的亲们,可以去看看。

第三一章 月度考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