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逃回观中

  女鬼这一走,四周的阴气也消散了不少,连着原本有些昏暗的小路,也开始慢慢亮堂了起来。

  “跑了?”白聿从云皎身后探出头来,四下瞅了瞅果然不见了那女鬼的身影,顿时松了口气,看向身前的人道,“丫头,你有紫符早说啊!刚刚吓死我了。”他还以为小命要交待在这里了,“对了,这符是祖师爷给你的吧?”

  “……”云皎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吸了口气。

  老头也没在意,瞅了瞅女鬼消失的方向,自顾自的道,“我们要不要追上去啊,那女鬼已经染上了人命,长久下去肯定会害人的,要不……咦!丫头你干嘛去?”

  他话还没说完,却见云皎突然一脸严肃的转身,朝着来的方向而去,脚步极快。

  “丫头,你上哪啊喂。”老头下意识的跟了两步,却发现她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甚至都开始小跑了起来,“你怎么了这是?去集市的路是这边的啊!丫头……丫头!”

  “闭嘴!”云皎总算回了他一句,“赶紧回去!”现在不走更待何时,跑啊!

  “啊!啊?”老头一愣,“为啥啊?我们不是有紫符吗?”怕什么?

  云皎却转手把手里的紫符塞到了他的手里,然后走得更快了。

  白聿下意识低头一看,刚刚四周太暗他没看清楚,现在一看,只见手心躺着一张薄薄的紫色物体,只是不是纯粹的紫色,隐隐还夹杂着一点青,而且也不是平常的方形,而是椭圆的,上面还有着一条条清晰脉络,像极了——紫苏!没错就是平时做菜,丫头用来调味的那种。

  女鬼……被紫苏吓跑了?

  (๑ŐдŐ)b

  白聿一僵,电光火石间迅速明白了点什么。一股寒气顿时从脚底升了上来,拔凉拔凉的。刚刚松下去的那口气,瞬间又提了起来,他浑身一抖,拔脚就追了上去。

  “丫头,等等我!!”

  要逃命一起啊啊啊啊啊…………

  云皎明白这招骗不了女鬼多久,她马上就会发现自己被骗了,转而追上来,而且只会比之前更凶残。但是至少这样可以帮她和白聿争取到一些逃命的时间。

  果然,在她们一狂奔回道观的路上,那女鬼就去而复返追了上来。

  “你们骗我!”那女鬼明显被气到了,战斗等级直线飙升,这回不止是指甲,连着那发丝也飞舞着化为万千钢针朝着两人刺了过来。

  好再他们距离道观已经不到百米的距离了,再加上之前忘了关门,他们直接一个冲刺就回到了观内。

  “快快快,关上门!”白聿扶住一边的门大声喊道,云皎也跑到另一边用力一推。

  可惜追来的女鬼更快,一扬手那飞扬的长发顿时见风就长,唰啦啦如同万箭齐发一般,朝着门口的方向攻击了过来,眼看着那头发就要破门而入。

  突然一道金光闪过,原本破破烂烂连漆影子都找不着的门上,出现了两道金色的符咒图形,直接朝着女鬼的方向反扑了回去。那些疯狂生长的头发在金光中,也瞬间化为灰烬。

  “啊!”那女鬼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身形直接被震出了十几米外,倒在了地上。连着她原本被黑色鬼气包裹的身形也突然变得有些透明了起来,似是伤得不清。

  卧槽,这么吊?

  云皎都愣了一下,瞅了瞅身边来不及关上的门,“这门还有这作用?”

  “我……我也不知道啊?”白聿也是一脸懵逼,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观中大门上,还有驱邪的符印。关键也是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那只鬼怪撞上门来试过。

  一时间,两人都大大松了口气,至少现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

  那边的女鬼已经爬起来了,满是忌惮的看了门一眼,又转头狠狠的瞪向门口两个只敢伸出个脑袋来的两人,眼里的杀意一点都没有少。但却不敢再往前了,远远的还退了一步。

  女鬼一脸愤怒的盯着两人半会,突然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开始阴森森的笑了起来,“你们以为躲在里面就没事了吗?”她声音沉了沉,越笑越是得意,连着刚刚那恨不得吃了他们的愤怒神情也消失了不少,仿佛胜券一般,“这门挡得住我一个,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挡住百鬼齐袭。”

  什么意思?

  云皎一愣,莫名有种不详的预感。

  对方的笑声却越来越欢畅,连着身形也慢慢化为一缕黑烟,“两日后,我定会来取你俩的性命。”说完直接消失了,只是那阴森森的笑声还仿佛回荡在山林之间。

  “总算安全了!”白聿长舒了口气,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果然还是观中安全,他以后都不想出门了。

  云皎眼神却沉了沉,回想刚刚女鬼的神情,忍不住问道,“刚刚那女鬼说百鬼齐袭是什么意思?她回去找帮手了?”

  “怎么可能!”白聿摇了摇头,并没有把女鬼威胁放在心上,“厉鬼虽然凶残,但不能出自己埋骨之地的百里范围之内。而且只有生前怀着极大怨恨的人,才会成为厉鬼,百里之内哪来那么多怀恨而死的人。”他想到了什么又皱了皱眉道,“想来那李家母子,肯定是没有听我们的劝告,不肯搬家。所以才死在了这女鬼手上的。”

  云皎微微皱了皱眉,李家那三母子的性子,她也能猜得一二,自私又狠毒。而且山下的人,向来靠山吃山。能随随便便拿出四十两的人,想来母子三人的日子也算不错。她已经提醒过他们,可他们却还是舍不下自己的田产,所以才迟迟不肯搬走,最后死在了素娘的手上。

  到是素娘被害成了鬼不说,还染了人命,那些教材上可是说染了血煞之气的女鬼,会慢慢被血煞气吞噬,成为只会杀人的机器,直到魂飞魄散为止,她已经回不了头了。

  “放心吧,没事的!”白聿拍了拍门道,“那女鬼只不过虚张声势而已,有这门上的符印在,她绝对进不来的。”再说,祖师爷还在塔里呢,大不了讲他出手。

  云皎却没有这么乐观,低头想了想,“李家住处那一带的地形你熟吗?”

  “还行吧,去过几次。”他点头,问这个干嘛?

  “那……”她这才指了指门外右侧道,“北边是什么地方?”

  “北边是……”老头张口想回,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睁大了眼,脸色瞬间一白,“卧槽!”

  他怎么忘了这个!

  转身拔脚就往观内跑去,“祖师爷,救命啊啊啊啊!!!”

  (゚Д゚≡゚Д゚)

第十九章 逃回观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