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学神之光

  白聿觉得自己眼光不错,一眼就看中了云皎这丫头,连着祖师爷都亲身显灵相见。可见她与玄门有缘,天生就是该修道的料。祖师爷肯将“玄心诀”这么高深的功法赐给她,可见她的资质也定是万中无一的。兴许用不了多少年,她必将踏入大道,道法有成。

  白聿瞬间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了起来,所以对于云皎修行的事,他显得比她本人还要上心。一改往日闲散神棍的作风,亲自清扫出一间最好的房间让她闭关参悟不说,还强硬的一手包办了所有杂事。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洒扫晾晒,一件都不让她粘手。

  就连以往心心念念云皎做的那美味的一日三餐,也咬着牙戒了。宁愿三餐白粥,也不让她分半点心。

  口腹之欲算什么,丫头可是要修练玄心诀光耀清阳的人,怎么可以为这些杂事分心。甚至为了她能尽快参透书中的奥义,他还翻出自己那薄得可怜的私库,将自己一直舍不得用的几瓶宝贝集灵丹塞给了她。一边肉疼一边义正言辞的交待。

  吃!尽管吃!只要对她的修行有帮助就行。要是不够,他再去想办法。大不了他舍了这张老脸,向以往那些老友那里再借个几瓶。

  说完也不等云皎回话,转身就一头扎进了自己屋里。调出朱砂黄纸,开始专心画起符来。看来他得努力多坑……啊呸,多卖几纸灵符,这样才能多买几瓶丹药。

  要知道玄术可不是那么好学的,有些人终其一身恐怕都没有什么作为。而且极为看重资质,像他学了半辈子,至今也只能偶尔画画低级灵符,连天眼都开不了。越是高深的功法,越是难以参悟。何况是玄心诀,传闻当年修了这门功法的毕家祖师,一开始也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才参透此功法,然后潜心修练了几十年,才得以飞升的。

  白聿已经做好了,云皎丫头要长期奋战的准备了。他清阳派几十代以来,好不容易出了个好苗子,他自然要提前预备起来,好在等丫头参悟完到开始修练还有很长的时间,还来得及。

  他隐隐已经看到N年后,他清阳一派在重新在玄门崛起的情景。他总算是没有愧对传他道法的师尊和师祖了,清阳一脉后续有人了啊!

  一时间白聿只觉得心绪万千,画符画得越加的起劲了,一口气画了两天都不觉得累,只觉得观中的花也香了云也白了,清粥也可口了,墙上的破洞也分外可爱了,连着丫头一边提着刀,一边杀着鸡的严肃冷脸也更加和蔼可亲了呢。

  咦,等等!

  丫头?

  (⊙_⊙)

  白聿放下朱砂笔,用力揉了揉眼睛,细细一看,果然看到云皎正站在前面的院子里,手里还提着一只血淋淋的野鸡,一手拿着把菜刀,手作迅速的开膛破肚,割皮去骨,动作熟悉得仿佛演练过无数遍。

  片刻功夫,一只鸡就成了,骨是骨,肉是肉,皮是皮的三部分。整整齐齐的搬在了地面的石板上,顺序不变的凑出三个鸡样。

  “丫头!”白聿一急,也顾不得绕边从门出来了,直接扔下笔就从窗内爬了出来,一脸震惊看着前面原本应该在闭关参悟的某人,指了指她又指了指地上的鸡,“你……你这是干嘛?”

  “杀鸡啊!”这不是很明显吗,云皎擦了擦菜刀,回头看了他一眼,开口问道,“对了,想吃红烧还是水煮?”

  “当然红烧更……啊呸!”他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半会又反应过来,急急的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鸡又是怎么回事?”

  “刚在门口捡的。”云皎指了指大门的方向,随口解释了一句,“我刚出去晾被子看到的,看这鸡的伤口应该是被某种犬科类动物咬死的,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两小时,所以我顺道捡回来了,吃了五天白粥,正好换换口味,别浪费。”

  “原来是这样,那到是……不对!”老头差点又被带偏了,“你不应该在房里闭关参悟玄心诀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你说那本蓝色的书?”

  “对啊!”老头叹了一声,一脸忧心的劝慰道,“那可是玄门高深功法,一定要专心参悟才能领会里面的玄妙。切不可半途而废啊。否则……”

  “看完了!”

  “对,一定要完……你说啥?!”老头一呆,以为自己幻听了。

  云皎将鸡肉和鸡骨再次清净了一遍,又把带毛的鸡皮扔掉,这才重复了一遍,“那本书我已经看完了。”

  “全……全部?!”白聿眼睛大睁,一脸不敢置信,这么容易的吗?

  “嗯。”说着她直接从身侧的口袋掏出那本书,递了过去。

  白聿下意识的接过,翻开一页刚看了两行,一股眩晕感就席卷而来,眼看着心神就要失守。他连忙合上了书页,那眩晕感才消失。

  这本的确是祖师爷赐下的传承没错,但凡高深的玄术心法,内里都念着一丝功法玄机。只有彻底参悟透了前面,才能继续往后看下去。否则强行为之,只会心神失守,伤及元神。

  但刚刚丫头说什么,她看完了?

  丫头的记性好他知道,但这可不是将本背下来而已,而是她需要完全理解,并且参悟了里面的玄机才可以坚持到最后。

  这才多久啊,五天?!

  她就看完了……就看完了……看完了……完了……了!

  Σ(°△°|||)︴

  老头呆立在原地半会都没回过神来,旁边已经杀好鸡的云皎却已经拎着菜刀起身了,转要往厨房走,却一眼看旁边墙上那个脸盆大的洞。

  “墙怎么了?”前几天还没有呢?

  老头下意识回了一句,“前天晚上塌的!”

  “从中间塌起?!”云皎怀疑的扫了他一眼。

  “你看我干嘛?”老头被他看得一抖,“真不是我弄的!”他这把老骨头,也推不动啊。

  “算了!”云皎给了他个,怎么这么不省心的眼神,“吃完饭再来补!”

  说完转身进了厨房,熟练的生火炒起了鸡块,炖起了鸡骨汤。

  不到片刻,一缕缕勾魂的香味就散发了出来。老头下意识的吸了吸口水,瞅了瞅厨房中的人,仍旧有些不敢相信的凑了过去,“丫头……你……你真的看完这本功法了?”

  “嗯。”云皎点头。

  “一整本?五天?!”

  云皎翻鸡块的动作一停,回头给了老头一个学神式的疑惑眼神,“五天看一本书,很慢吗?”

  细想了想当初她为了跳级,三天看一本医学史,四天看一本局部解剖,那些书比这本小册子可厚多了。算起这些,这回确实慢了点,于是她又解释了一句,“我是学医的,专业不对口。花了点时间去藏书阁,翻了些资料,所以才慢了点。”

  “……”

  慢……慢了……点??!!

  白聿隐隐觉得一口老血涌了上来,即将喷涌而出。这种奇葩速度,你还嫌慢!!突然觉得那位曾经花了几年时间,才完全参悟玄心诀的毕家祖师要是知道,能活活从仙界气得掉下来。

第十一章 学神之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