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缘何闹事

  三人面面相觑了会,李母才支支吾吾的开口道,“哪……哪有什么关系?她……她就是我从人伢子那买来给老二做媳妇的。这可是正规买卖,我们可是有身契的,还在衙门盖过印!”说着她直接掏出一张泛黄的纸来,上面印着手印,还有个红色的印章,似是官印。

  云皎皱了皱眉,虽然明知道这是古代,买卖人口是存在的,但心底还是划过一丝不爽。

  “后来呢?”如果只是这样,那对方又是怎么死的?

  “后来……后来……”李母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半会才辩解似的道,“这不都怪她不听话嘛,我们可是花了二十两买她过来的。可她老想着躲懒不说,挺着九个月的大肚子还敢往外跑。后来……就没再回来了。”

  “大仙。”旁边的李大也帮腔道,“我们上山找过她很多次的,没想到她会……特别是我二弟,他连找了半个月,附近的山都翻遍了。都怪这小娘皮太不中用了,就这么死在北边,还把我二弟害成了这样。”

  “都怪我!买了个丧门星回来!这么多年都没能给我们李家生个小子不说,死了还要回来害我儿。”李母越说越气愤,心疼的看了床上的儿子一眼,狠狠的道,“早知道她是个不知好歹的,死了都不安生,当初我是绝对不会让她进我家门的。”

  李大也连连认同的点头。

  母子俩你一言我一语的数落起那女鬼生前的事来,到是床上的李二始终没说话,低着头一声不吭。

  “你是说,你们一直没找着她?”云皎眼神沉了沉。

  “当然!”李大一脸的肯定。

  “她绝对是因为无人收尸,才会化为厉鬼的。”李母也加了一句。

  “是吗?”云皎直接道,“那你们怎么知道,她死在了北边!”没找着人,却知道别人死亡的地点?

  李大一僵,连着李母也愣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我……我们是猜的,她当初就是往那个方向跑的。”李母辩解似的回道,带些恼羞成怒的瞪了她一眼,“你一个丫头片子懂什么。”接着又着急的看向老头道,“大仙,您法力无边,可要救救我们啊。”

  “这个……”白聿僵了一下,眼神忍不住求助似的看向旁边的云皎,“丫头你看这事……咦?丫头,你上哪去?”

  他刚起了个头,却发现云皎突然转身就往屋外走去,白聿下意识的想跟上去,却被李家两母子一把抓住,“大仙,你可不能走啊,我们可是给了香火钱的!”

  老头满肚子的卧槽,拉他干嘛?他画点符驱驱小鬼还行,那可是一只厉鬼啊,而且刚刚那只鬼也不是他驱的啊喂!

  眼看着那边云皎已经快要走出院子了,白聿急得快要哭了,“丫头……丫头……”说好的一起装逼呢?你怎么可以提前退场。

  兴许老头叫得太惨烈,云皎脚步一顿,叹了一声才回了一句,“想要活命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吧,越远越好!”

  老头一愣,瞬间也反应过来,连忙补充道,“对对对!女鬼一般不能离自己死亡的地方太远,就算是厉鬼,顶多只能在方圆几百里左右活动,你们只要搬离自然可以躲开她!”

  “这……”李家三人对视了几眼,满满都是犹豫,想来是不愿意走的。

  “三位,这可是一只厉鬼,不比普通的鬼魂。”老头又加了一句道,“离开是唯一可以免难的办法了,其它……请恕贫道无能为力。”

  说完直接抽回了手,转身呲溜一下就挤出了门,快步朝着云皎的方向追了过去,快撤快撤!厉鬼什么的,太可怕了。

  待母子三人反应过来,两人已经消失在山林之中了。

  直到步入了愧山的范围,老头这才松了口,转头瞅了瞅旁边的人,忍不住开口道,“丫头,你怎么知道鬼不能离开自己死去的地方太远的?”

  云皎回头瞅了他一眼,仍旧是那一张正经严肃的脸,“你告诉我的。”

  “啊?”他什么时候说过这些了?

  云皎却转手塞给他一本书,白聿低头一看,这不是刚刚他用来念咒的书吗,她什么时候捡起来的?等等,这书上有说这个吗?

  “第三十八页,第三行。”云皎提醒。

  白聿一翻,果然看到上面明晃晃写着:鬼者,汇阴之体也;寄死地尸身之地而居,行之越百里为限。

  还真有啊?!

  观里这样的玄门典籍多,虽然知道丫头闲着没事的时候会翻翻。没想到她居然记住了,连在哪一页都知道,记性也太好了吧?

  “没事多读书!”云皎又补了一句。

  老头:“……”这是鄙视吧?绝对是的吧!记性好了不起啊!

  白聿有些心塞的转头瞅了她一眼,想到刚刚的事,又忍不住开口道,“丫头,你是不是很不喜欢刚刚那三个冤大……啊呸,那李家母子?”

  “有吗?”

  “当然有啊!”老头点了点头,虽然认识她没几天,也知道她虽然表面冰冷,却是个热心肠的,否则当初也不会救他,这么多天在观里,也不会主动帮忙打扫,做饭,修桌椅,外加补房顶了。但刚刚涉及到三条人命,她却直接转身走人,最后才提醒那三人离开,“到底为啥?”

  云皎脚步一顿,脸上的神情好似更加严肃了一些,深吸了一口气才转头看向白聿道,“那女鬼的肚子上有个洞。”

  “我知道啊!”老头瞬间想起那铺了满床的花花肠子,忍不住抖了一下,“可这跟李家有什么关系?”

  “她身上有很多伤口,最致命的是肚子上的洞,自前胸到下腹,内里外扩,证明曾经被什么撑开过。而且伤口呈整齐的一线,很显然是被利器割开的。”云皎一字一句的道。

  “利器?”老头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半会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的震惊的道,“你是说……她……她是被人活活……”活活切开肚子而死的?!

  “她当时怀了九个月的身孕,你觉得什么人才会对她的肚子感兴趣?”云皎直接问。

  “李……李家!”老头眼睛睁得更大了,一脸怀疑人生的样子,“所以……那女鬼生前可能是被他们杀的?”而且还是剖腹取子。

  “不止如此。”云皎转头又加了一句,“更关键是……你刚有看到孩子吗?”

  “……”老头一抖,瞬间不敢往下想了,那孩子肯定是夭折了,也难怪那女子会化为厉鬼,“只是……那女子,挺着个大肚子,为什么要跑到北边的山上去呢?”

  云皎身侧的手紧了紧,眼前闪过李家那母子,看到她时那截然不同的轻视鄙夷神情,一开始她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后来从他们的言谈中才感觉出来,那是不屑。不是对她所谓玄门弟子的身份,而是对她身为女子的不屑。他们打从心眼里看不起女性,也就是说……

  “恐怕……那女鬼生前肚子里取出的那个,并不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吧。”

  白聿:“……”

  卧槽!

  

第八章 缘何闹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