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助人不乐

  眼科医生默默的摸了摸胸前的“实习医生”胸牌,觉得心有点痛。这位是来砸场子的吧,绝对是的吧!你丫自己都做到主任医师了,那还来找他一个眼科实习医生看个屁的病啊!

  医生按住想让她干脆找个大师得了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才硬着头皮继续问诊。

  “云小……不,云医生,云主任!你这种情况多久了?”

  “从三个月前开始。”

  “这么久了?那你……一点不害怕吗?”他忍不住问。

  “害怕啊!”云皎点了点头,“但再害怕看了三个月,也习惯了。”

  “呃……”说得好有道理,他既无言以对,“呵呵呵,云小姐不愧是主任医师,遇到这种事还能保持冷静,面不改色。”

  云皎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那张正经严肃,从进来开始就没变过的脸,似是想起了什么的道,“哦,忘了跟你说。我从小就患者有先天性脸部神经麻痹症。”

  “先天……啥?”他怎么没听说过这个病?

  “俗称面瘫!”

  “……”

  “我天生这样,只有在一些特定情况下,才会有其它表情。”

  “……”话说你身上到底还有多少奇怪的病啊喂?

  (╯°Д°)╯︵┻━┻

  “那个……关于你这个眼睛,要不你再说说,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在出问题前都吃了啥,或是发生了啥事?”

  云皎微低下头,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半会才缓声道,“我觉得病因应该是三个月前我做的一件事,是从那天下午开始,我就能看到那些东西了。”

  “你做啥了?”

  “我扶了个摔倒的老太太。”

  “然后呢?”

  “然后……我就破产了。”

  “……”医生嘴角一抽,同情的看了对方一眼,半会才憋出一句,“哦,那还……挺惨的,节哀!”

  “谢谢。”

  “不客气。”实习医生顿时更加同情她了,连着声音都缓和了不少,“除了破产……哦不,除了见义勇为以外,还发生了什么事吗?例如吃了什么东西?”

  “没有。”她摇了摇头,“我那天刚下飞机,什么都没吃。扶了老太太后,我就报了警,警察说看在人家一把年纪的份上,让我多少赔点。”

  “……”然后你就赔破产了?

  “对了,我刚还在你们医院碰到那个老太太来复诊了。她好像往我包里塞了什么,说诅咒我克死异乡来着。”

  “……”破产了还不放过,什么仇什么怨啊喂?

  云皎却转身开始在包里翻找起来,半会刷的一下抽出一张纸条,“咦,找着了!”

  “这是……”医生细一看,只见那是一张黄色的长方形纸条,上面还画着一些红色的看不懂的文字,“符纸吗?”医生下意识去接。

  刚一伸手,突然那符纸之上,猛的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原本端正坐在椅子上的人,身形一闪,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

  医生:“……”

  三秒后……

  “有鬼啊啊啊啊啊啊!!!!”

  ————

  云皎觉得自己应该是穿越了,毕竟前一刻还坐在医院看病,下一刻自己就站在一片黑雾的树林里,手上还沾着一手燃烬的符灰,很明显是老太太那张诅咒符把她带到这里来的。

  这是何等的高科技啊!对此,她只想说一句——去尼玛的封建迷信!

  (╯°Д°)╯︵┻━┻

  云皎内心慌得一逼,偏偏脸上的神情却依旧稳如狗。多年不愈的面瘫症让她连惊恐失惜的表情都做不出来,就这么呆呆的在林子里站了两个小时,那些从来不会串到表面上来的激动情绪,以及各种奔腾的草泥马,才慢慢平复下来。

  冷静,云皎!

  首先来想想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很明显科学辜负了她多年的信任。老太太的诅咒生效了,她被某种不科学的方式,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而且就这里的景色而言,她在一个距离C市特别遥远的地方。

  现在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比较糟,她现在是在一个气候环境十分恶劣的地界,就这些不认识的植物品种来看,很可能已经出了国门。

  还有一种可能,更糟!她压根就不在地球了。根据穿越概率学来说,她甚至不是在现代社会。

  云皎默默祈祷是前一种,没准还有机会能回家。所以一边找着下山的路,一边默念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直到她遇到了那上吊的古装老头……

  ***

  那是一棵枯树,光秃秃的连树皮都没了,树干之上还余残着被雷劈过的裂痕。树下一个白头苍苍的老者,一手提着裤头,一手拿着解下的腰带,正挥着往头顶的树枝上扔,脚下还踩着一堆,高高叠起明显刚搬过来的石块。

  看到突然趴开树丛走过来的云皎,愣了一下。紧接着脚下一个踩空晃了晃,险险伸手扶了一下旁边的树干才站稳。这一扶,少了束缚的裤头跐溜一下滑了下去,露出两条干瘦干瘦的白大腿。

  云皎:“……”

  老头:“……”

  (⊙_⊙)

  场面一时十分尴尬。

  好在云皎的面瘫症又一次完美的稳住了场子,淡定的收回定焦在某人下半身的眼神,然后干脆利落的转身就走!

  遇到老年人怎么办?被讹到破产的人表示,有多远走多远。

  “咦?等等!”老头一惊,突然反应过来,直接一个箭步从石堆上跳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抱住了她的腿,“道友,请留步,留步啊!”

  走晚了一步的云皎,“……”隐隐听到人民币向对她说再见的声音,“大爷,我刚破产,真没钱了。”你们能不能换一只羊薅啊?

  “钱?”老头愣了一下,紧接着立马又用力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道友你身上可有带抑灵符?我不慎中了剧毒,看在同是玄门的份上,还请道友救救在下。”

  “道友?”云皎呆了呆,原来不是讹人的,“我不是啊!”

  “道友不要骗我了,人命关天啊!”老头压根就不信,“你身上还残留着灵符的气息,怎么可能不是我玄门中人。”

  “灵符?”云皎想了想,还沾着纸灰的右手道,“你说这个?”

  老头一看越加欣喜的点头,“对对对,你手上这正是符灰。”

  “这不是我的,是别人硬塞给我的。”

第二章 助人不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