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盛世商女
重生八零盛世商女

重生八零盛世商女

奉五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0-03-01 10:09:01

【发家致富、女主美、男主神秘、互宠+爽文】
前世,她信错了人,糊涂过了半生。
意外重生到80年代。
她亲手撕开身边人的真实面目。
在这个食不果腹,却充满商机的年代里,颠覆前世命格,踩极品、虐渣渣,下海经商!
就在她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时候,却让一个不得高冷大人物惦记上了!
……
且看一个高冷的大人物如何变成一个妻管严!
本文又名《神秘大佬他是个妻管严》
目录

1年前·连载至359:她是一代人的信仰【全文完】

001:重生了

  疼。

  很疼。

  撕心裂肺般的疼。

  几乎无法忍受。

  身体突然失重,就像被人突然从高楼之上狠狠推下来了一样。

  粉身碎骨!

  倪烟一个激灵,从一阵头昏欲裂中睁开眼睛。

  眼前视线从模糊转至清晰——

  四周的声音也从朦胧转至清晰。

  倪烟眯了眯眼睛。

  头顶是一团昏黄的光线,一晃一晃的,像极了那种七八十年代时农村的低瓦电灯泡,晃得人头晕眼花。

  “哇哇......”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传来的婴儿的啼哭声。

  这里哪里?

  为什么会有孩子哭?

  倪烟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场景过分的熟悉。

  难道,她这是被人绑架了?

  如今的倪烟身价早已过亿,被人绑架也非常有可能。

  那么,她这是被人绑架到哪里了?

  身上的疼痛还没有完全消失,倪烟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眼前是破旧的墙壁,墙壁上挂着一张破旧的日历。

  癸亥年六月二十九?

  癸亥年?

  看到这个日期,倪烟愣住了,眼底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癸亥年!

  今年怎么能是癸亥年呢?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今年不是已经己亥年了吗?

  为什么日历上会显示着癸亥年?

  这是怎么回事?

  还是说,这只是一本过期的日历。

  周围的一切陌生又熟悉,让人非常难受。

  倪烟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忽地。

  倪烟愣住了。

  这双手白皙细腻,修长不已,她的手经历岁月洗礼,满是伤痕,哪有这么好看?可虎口处的小红痣又确确实实是她手上的。

  倪烟突然反应过来,这许是她年少时期的手。

  年少时期?

  难道她回到了年少时期?

  倪烟看过很多重生小说。

  难道,她也重生了?

  不会吧?

  倪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如果不是重生的话,幻境会有这么真实?

  就在此时,无数记忆碎片涌入倪烟的脑海中。

  头就像炸裂似的疼。

  倪烟的脸瞬间就白了。

  就在这时,倪烟的脑袋被人狠狠的拍了下,“死丫头!还睡!你给我懒死算了!还不快起来给我收棉花去!”

  眼前突然走过来一位头发花白,满面狰狞的老太太。

  这是?

  她的奶奶,穆老太太?

  可穆老太太不是已经早死了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在做梦?

  “瞪我!你还瞪我!我打不死你!”穆老太太拿起鸡毛掸子,对着倪烟身上又是一下。

  很疼。

  虽然隔着层衣服,但倪烟能感觉到,她身上的皮肤怕是已经皮开肉绽了。

  穆老太太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打起人来绝不手软,看倪烟没什么反应,她拿起鸡毛掸子,又是一下。

  “奶奶别打了,我这就起来!”

  穆老太太被倪烟着突如其来的一眼,给楞了下。

  她怎么感觉,这个死丫头和平时不太一样了?

  这是错觉?

  穆老太太往后退了几步。

  倪烟站起来,掀开床上的被子,往外走去。

  屋外,正晒着一堆堆雪白的棉花。

  此时,艳阳高照,一名中年妇女正背着个孩子,正在烈日下收棉花。

  那是......

  她的母亲倪翠花?

  是她眼花了?

  倪烟皱了皱眉。

  倪烟立即跑过去,“妈!”

  “烟烟。”中年妇女抬头,倪烟看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刚刚穆老太太打她时,她没有哭。

  可现在。

  她却忍不住了。

  这是倪翠花。

  这是她的母亲倪翠花。

  活着。

  这是活着的母亲。

  “妈!”倪烟一把抱住倪翠花。

  时隔多年,她依旧能这么一把抱住母亲,没人知道,倪烟现在有多么高兴。

  回来了。

  她回来了。

  她终于回来了。

  “傻丫头!你这是怎么了?”倪翠花不解地看着倪烟。

  倪翠花下意识的觉得今天的倪烟很不对劲,但是又看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明明是才一会儿没见,可倪翠花却觉得,有几十年那么长了。

  倪烟擦了擦泪水,“没什么,就是突然看到您,有些高兴。”

  倪翠花笑着道:“你不是天天能看到我吗?”

  倪烟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母亲解释。

  “快点收棉花!不知道快要下雨了吗?磨磨唧唧干什么呢?懒货!贱货!怎么不懒死你们呢!”穆老太太的怒骂声从屋子里传来。

  倪烟赶紧擦干脸上的泪水,开始和母亲一起收棉花。

  穆家种了很多地,每年除掉交公粮的,能存下百十来块钱。

  棉花就是主要收成之一。

  不过这棉花还是去年的,时下棉花才刚种下去。

  刚收完棉花,天空就下起了雨。

  倪烟和倪翠花跑到屋内。

  不多时,便雨果天晴,天空中挂着一轮弯弯的彩虹。

  倪烟看着彩虹,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

  往后余生,她的人生也会像这道彩虹一样,耀眼无比!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