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神探太傲娇
我家神探太傲娇

我家神探太傲娇

化翼蝶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19-11-21 12:39:41

苏韵晨遇到怪事了。她的吊坠里竟然蹦出一个男人来。男人说:“保护好这个吊坠,我能不能重生,就看你的了。” 多年后,两人以上下司的关系再次重逢,他已是一名人人皆知的刑警队队长,破悬案无数,成为了人家心中的神探,但是,他却忘记她了! 作为新人的她在他的带领下侦破了一桩桩匪夷所思的案件——《井底有人》《车子里的秘密》《那里有一双眼睛》《不祥的恋人》《断肢连环案》《一把插在心脏上的剪刀》《吊坠之谜》等等…… 谈情说案,我家神探就是可以这么傲娇!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北vs周) 22:抱得美人归(大结局)

第1章:吊坠里蹦出的怪男人

  苏韵晨一边哼着歌一边把整个人舒舒服服的泡在浴缸里,只露出一颗圆溜溜的脑袋。

  刚刚洗过的如藻般散开的黑发密密麻麻的铺在了浴缸外面,还在时不时的滴答着水珠。

  热水澡泡得很舒服,苏韵晨感觉全身都被热气萦绕着,一张小脸因为热水的缘故而变得通红。

  那是一张长得白嫩的精致的小脸,虽然这张脸还没有完全长开,但细细一看还是可以看的出这是一个美人胚子。眉眼清秀,鼻子高挺,小嘴殷红,微扬着的嘴角还透露着微微青涩的少女的模样。

  片刻过后,感觉泡着水的时间差不多了之后,苏韵晨从半躺着的姿势变成了坐姿,露出了白嫩嫩的锁骨,一条挂在她脖子上的,葫芦形状的翡翠吊坠也就从水中冒了出来。

  苏韵晨的目光在无意中接触到这个吊坠时,一时愣神了。它的做工很精美,质地非常的细腻,晶莹剔透非常的好看。

  “孩子。这条项链从此就是你的了。记住,要随身携带在身上,它会保佑你一生平安的。”

  这话是一位老奶奶对她说的。只因她在过马路的时候扶了老奶奶一把,那老奶奶就赠与了她。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老奶奶已经不见了踪影,手里多了一块用红绳子挂着的葫芦形翡翠吊坠。

  她从记忆中回过神来,用手摸了摸挂在胸前的吊坠,细细的端详起来。

  突然,一阵白光从吊坠发射了出来,苏韵晨吓坏了,立刻把手给挪开了。然而,那束光却越来越强,瞬间把整个浴室笼罩在万丈光芒中。

  接下来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一幕更是让苏韵晨吓破了胆,竟然有一个什么东西随着那道白光从吊坠里贯穿而出,最后“扑通”一声掉落在了地板上。

  “啊——”一记杀猪般的惊叫声响彻了整间屋子。白光逐渐消失了,苏韵晨小心翼翼的透过手指缝朝那“东西”看过去,却叫得更大声了,准确来说,那并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长得绝美的男人!

  “叫什么?没见过帅哥?”那男人从地上站了起来,薄唇轻启,一语惊人。

  “你,你是什么怪物?怎么会从我的吊坠里跳出来?难道,你是鬼?”苏韵晨越想越觉得可怕,觉得好像整个屋子都马上变得阴森可怕了,想到那人是“鬼”的可能,她吓得“噌”的一声从水里蹦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三两下把放在一旁浴袍裹到了身上。

  她现在唯一的想法是,赶紧逃离这个地方,逃得越远越好。

  就在她又惊又怕的走到浴室门口时,一道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这是要去哪呀?”盛承旭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比他矮了差不多两个头的女人,好整以暇的问道。

  “这位大哥,不管你是神是鬼还是什么怪物,算我求求你了,我苏韵晨这辈子包括上辈子都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和你更是一无冤二无仇的,你就放过我吧!求求你了!”苏韵晨脚一软,整个人就瘫坐在了地板上。

  “我不是神,不是鬼,也不是什么怪物,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盛承旭,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命运就连在一起了。以后你要保护好这个吊坠,我能不能重生就靠你了。”盛承旭说完,又有一道白光闪过,一眨眼的功夫他就随着白光进入了吊坠里,消失了。

  一切回归平静。

  苏韵晨瘫坐在地板上,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瞪着挂在胸前的吊坠,伸手想去碰它,最后却在就要碰到的时候突然停手了,她害怕这么一碰,那个男人又从里面蹦了出来。最后想了想,这才颤抖着手握住了挂着吊坠的红绳子,小心翼翼的把它从脖子上取了下来。但是,她握着红绳子的手却像握着一块烫手山芋似的,让她完全乱了方寸。最后,她跑到了院子里,像是做出了很大决心似的,对着天空狠狠的把吊坠给抛了出去。

  吊坠连带着红绳在半空中划出了一个美丽的弧线,最后竟又华丽丽的回到了她的脖子上了。苏韵晨彻底傻了。难道这个装着一个怪物的怪东西就取不下来了?一想到这,苏韵晨更怕了。她不甘心的再一次把吊坠取了下来,更加用力的往高空抛了过去。

  但结果是一样的,一眨眼的功夫,这吊坠就又自己回到了她的脖子上。

  “我的妈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吓死我了,哇——”苏韵晨吓得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笨女人。吵死了。”吊坠里竟传出了声音。

  “哇——”苏韵晨哭得更大声了,“你到底想怎样!你为什么非要缠着我不放?”

  “别哭了。我不会对你怎样的。你只需要把这吊坠好好戴在身上就对了。”

  “这是为什么呀?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苏韵晨一把鼻涕一把泪,无奈的问。

  这时吊坠里却没有声音传过来了。四周恢复了平静。

  这时候天渐渐暗了下来,八月末的天气到了晚上有些凉,苏韵晨穿着还是单薄了一些,被风这么一吹,不禁打了一个喷嚏,赶紧从院子里回到了卧室,直奔大床而去。

  苏韵晨把自己全身包裹在毯子里,就连头都被盖得严严实实的。脑子里一直回荡着刚才那惊奇的一幕,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她一个转身,手不小心就碰到了吊坠,吓得她像触了电一样,赶紧把手给弹开了。

  幸好,那个男人没有蹦出来。苏韵晨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暗暗松了一口气。

  “算了,先不要管那么多了,明天还要模拟考试呢!如果这次再考不及格,那女魔头会把我大卸八块的!”苏韵晨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这天刚刚才黑下来,她竟然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