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

楚正秋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0-05-03 13:33:19

  【种田爽文,温馨甜宠,一对一,男女主双洁】   姚瑶穿越了,变成了村里傻妞姚二丫。   破屋烂床,穷苦无粮,但父慈母善,姐姐彪悍护短,弟妹呆萌纯良。   一穷二白有何惧?有手有脚还有脑,财源自然滚滚来!   极品亲戚一箩筐?姚瑶的原则是,小女子动口也动手!毒舌把人怼吐血,出手就打没商量!   一手种田,一手经商,家人和美,小日子过得温馨惬意。   刚及笄便有媒婆踏破门槛,姚瑶只一句“嫁人是不可能嫁人的,我要娶夫”给打发了干净。   谁知第二天竟真有人主动上门求入赘……
目录

1年前·连载至660.【公主殿下,末将来迟】一个萌萌的番外

001.初至农家

  大盛国清源县青山村。

  晨曦微露,山脚下的小村庄笼罩着一层薄雾。炊烟袅袅升起,不少农家汉子已经扛着锄头下地劳作了。

  姚瑶躺在一辆快要散架的破旧板车上面,额头疼得厉害,身下颠簸着,杂乱的记忆涌入了脑海之中,她闭着眼睛,只感觉头疼欲裂。

  “当家的,慢一点,瑶儿的伤很重,今日再去请李郎中过来看一看吧。”

  “哎!唉……”

  “娘,二妹的头就是被二郎拿石头砸的,三郎还在旁边起哄,说二妹是傻子,砸了就好了!爷爷奶奶肯定都知道大房理亏,想把我们赶出来,怕二妹死在老宅晦气,不然这次也不能同意分家!”

  “二姐流了好多血……”

  身旁传来的说话声音,再加上脑海中那股不属于姚瑶的记忆,让她有种见了鬼的感觉。不,准确来说,她自己应该就是个鬼。她赶潮流,竟然借尸还魂,穿越了!

  姚瑶来自二十一世纪,年纪轻轻意外遇难,没想到竟然还能有重活一世的机会。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姚瑶知道,这里是历史上根本没有的大盛国,而这个身体的原主的确就是个傻子,天生智力残缺,今年十二岁,也叫姚瑶。

  姚瑶没有睁开眼睛,跟这具身体的父母家人相认。她只感觉身体虚弱得厉害,像是许久没有吃饱过,额头还有伤,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姚瑶刚睁开眼睛,还没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就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爹!娘!二姐醒啦!”

  很快,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姚瑶床边围了好几个人。

  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农家汉子,五官端正,肤色黝黑,身材清瘦,一脸激动地看着姚瑶。这是原主的父亲姚大江。

  姚大江旁边站了一个容貌清秀,眉宇之间却满是愁苦的妇人,眼中浸满了泪水。这是原主的母亲,宋月容宋氏。

  宋氏身旁是一个少女,柳叶眉,丹凤眼,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与宋氏容貌颇有几分相似。这是原主的大姐,刚满十四岁的姚玫。

  一只软软的小手拉住了姚瑶,姚瑶眼眸微垂,看到了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她,欢喜地叫了一声“二姐”。这是原主的三妹,姚珊。

  姚瑶正在根据原主的记忆把这家人对号入座,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宋氏连忙转身往旁边走了几步,从床尾抱起了一个小孩子,带他到外面去小解。

  那是原主一年前不知从哪儿捡回来的弃婴,是个男孩,现在才一岁八个月,被姚大江和宋氏收养了,取名叫做姚景泽。

  “二妹,是不是很疼?姐姐给你呼呼。”姚玫凑过来,对着姚瑶的额头吹了吹,一边还哄着,“呼呼就不疼了,二妹乖,不哭哦,今天给你吃鸡蛋。”

  姚瑶内心是崩溃的。想她前世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从小就被当男孩子养的,牺牲的时候都二十五岁“高龄”了,哪里经历过这种温情时刻?所以她到底应该给个什么反应?感动得痛哭流涕?

  问题在于原主是个傻子,姚瑶适应能力很强,既来之则安之,她可以努力融入这个世界做个小姑娘,那也得是正常的小姑娘,不是原主那样连句完整的话都不会说,整天傻笑的痴儿。

  额头的疼痛给了姚瑶一点灵感,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姚玫,开口说:“大姐,我饿了。”

  听到姚瑶口齿清晰的话,姚玫神色一震,姚大江和抱着孩子回来的宋氏都不可置信地看着姚瑶。

  年纪还小的姚珊突然拍起了小手:“二姐不傻啦!”

  然后姚瑶就看着全家人扑到她身上哭了起来,其实她很想翻个白眼,但她忍住了。

  哭了一场,宋氏高兴地抹着眼泪说:“我们瑶儿从来都不傻,以前只是没开窍,这次因祸得福,开窍了,真是老天保佑啊!”

  “就是!以后看谁还敢说二妹是傻子,谁说我打谁!”姚玫握着拳头说。

  “我跟大姐一起打!”姚珊显然是姚玫的小跟班儿。

  姚大江神情激动地看着姚瑶说:“瑶儿,咱们分家了!爹一定好好干活,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以后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

  姚瑶乖巧点头,姚大江接过宋氏怀中的孩子,催宋氏赶紧去做饭。

  姚玫坐在床边,姚珊脱了鞋爬上床,小脑袋凑到姚瑶颈窝,抱着姚瑶一直笑。

  天色昏暗下来,房间里面没有点灯,但门外就是个灶台,宋氏点了火在做饭,火光照亮了屋子里面,姚瑶四下打量了起来。

  低矮的茅草屋,窗户漏着风,角落里面放了锄头镰刀之类的农具。

  没有桌子,没有椅子,只有姚瑶身下这一张破床,好在这会儿是春天,并不冷,如果是冬天,住这样的地方能把人冻死。

  姚玫拉着姚瑶的手,小声跟她说话。

  “二妹,以前咱们在老宅住着,因为娘没生儿子,所有人都欺负我们,我们一家人干最多的活,吃最少的饭,还不让我们分家,怕分了家没人伺候他们。这次二郎打了你,眼看着你都要没气了,大伯和大伯母还是不肯拿钱给你请郎中,还是娘把陪嫁的最后一个银簪子给卖了,请的郎中给你上了药。”姚玫说着,眼眶泛了红。

  过了一会儿,姚玫接着说:“爹娘顾忌孝道,不敢忤逆爷爷奶奶,可我真的忍不了了!我拿着菜刀抵着脖子,以命相逼,让他们同意分了家。那些狠心绝情的人,给了我们两亩下等田,一个破房子,别的什么都没有,就这样把我们赶出来了。但只要二妹你好起来,以后咱们一家人在一块儿,有手有脚,还有小弟,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的。”姚玫也才十四岁,脸上满是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坚毅。

  “嗯,会的。”姚瑶突然有些感动。虽然这个家很穷困,但一家都是良善之人,也都是真的疼她,即便她以前是个痴儿。

  姚瑶是个心大的,不管以前以后,她跟原主那个痴儿就是一个人了。

  姚玫看姚瑶真的听懂了她的那些话,一双眸子澄澈得像是清凌凌的山泉水,五官精致秀丽,不禁红了眼眶:“等二妹好起来,出去让那些人看看,开了窍的二妹肯定是最聪明的!”

  姚瑶心中默默地给姚玫打了个标签,宠妹狂魔。以前姚玫没少为了护着姚瑶跟人打架,年纪不大倒是得了个泼辣的名声,是这个家里面性格最要强的一个。

  “二姐就是最聪明的!”姚珊依偎在姚瑶身旁,小脸认真地说。

  姚瑶轻抚了一下姚珊绒绒的头发,姚珊摸着小肚皮,皱着小脸说:“大姐,二姐,我好饿。”

  姚珊话落,姚玫和姚瑶的肚子都叫了起来,三姐妹互相看着,笑作一团。

  姚大江听到声音,探头往屋里看了一眼,又是高兴又是酸楚,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把家撑起来,让他的孩子都过上好日子!

  宋氏做好了晚饭。从昨天傍晚姚瑶被打,昨夜分家,一早他们被赶出老宅,到这个破宅子来,忙碌着收拾,去跟相熟的人家借粮食,又请郎中再过来给姚瑶医治,一家人一整天几乎都没吃过什么东西了,饿得不行。

  姚瑶醒了,还因祸得福不傻了,又因为分家高兴,宋氏就想着让孩子们吃顿饱的,把借来的玉米面留了明早一顿的,剩下的一半儿和着野菜做了菜粥,另外一半儿全做了贴饼子,还炒了个野菜,就这已经算是丰盛了,因为他们之前在老宅吃什么都要看大房的脸色,经常还被找由头不让吃饭。

  姚瑶非要下床,说没事,姚玫拗不过她,就扶着让她下去了。

  站在院子里,夜风微凉,姚瑶感觉头有些发晕,一半因为伤,一半是饿的,但她前世受伤比这严重的也有,倒不至于忍不了这点疼。

  也没桌子,连碗都只有两个,还是借来的,只能轮着吃。

  姚大江捡了个木桩子放在外面当桌子,木桩子不高,一家人都不讲究什么了,就坐在地上,围着木桩子吃饭。

  姚玫去借了两个鸡蛋,宋氏给姚瑶煮了一个,让她吃着补补身子,另外一个留着明早再给她煮了吃。

  就连一岁多的小景泽,都只能跟着大家一起吃菜粥,但他很爱笑,长得也漂亮,白白嫩嫩的,挥舞着小手管姚瑶叫“二姐”,姚瑶看了就喜欢。她前世最遗憾的就是没有个兄弟姐妹做伴儿,这下都有了。

  姚姗看了一眼姚瑶手中的鸡蛋,咽了咽口水,但是很懂事地没有闹着要吃。

  姚瑶把鸡蛋剥了,掰开,一半儿递给姚珊,一半儿要喂小景泽。

  大家都不同意,姚珊也连忙摆手说她不喜欢吃鸡蛋,让二姐吃。

  姚瑶笑了:“鸡蛋没味儿,我现在就想喝粥,让小妹和小弟吃吧。”

  姚大江和宋氏看着姚瑶笑起来那明丽灿烂的小脸,不觉都呆住了。以前他们也知道他们家生得最好的是老二,但姚瑶先前痴傻,眼睛也不清明,小脸经常弄得脏兮兮的,倒是让人忽略了她的相貌。这会儿好了,即便坐在地上,穿着打补丁的衣服,额头还有伤,周身却透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好气质。

  姚玫也注意到了,但宠妹狂魔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的,笑着说:“我就说了,二妹是咱们家最好看的,比城里的那些小姐都好看!”

  趁着这会儿,姚瑶已经把一半儿鸡蛋塞进了姚珊嘴里,剩下的一半掰了几块,喂着小景泽吃了。

  姚珊脸颊鼓鼓的,急得快哭了,又不能把鸡蛋吐出来,还没法儿说话,只觉得自己做错了事,不应该吃二姐补身子的鸡蛋。

  姚瑶笑着说:“小妹快吃了,不然二姐会生气哦。”

  宋氏心中酸涩,转过头抹了把眼泪,拍了拍姚珊的背说:“你二姐给你的,你就吃吧。”

  姚珊这才把半个鸡蛋慢慢给吃了,吃完还非要姚瑶保证明天不能这样做了,剩下的那个鸡蛋让姚瑶自己吃。

  破屋烂床,穷苦无粮,穿越大神对姚瑶很苛刻。

  但姚瑶在这一刻,席地而坐,吃着没什么味道的粗粮野菜,心中却觉得暖暖的,因为亲情才是无价之宝,别的身外之物,她都可以靠自己的双手挣到。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