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祖宗回来了
神医祖宗回来了

神医祖宗回来了

自在观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0-10-07 23:53:26

新书《玄学老祖被读心,全家沉迷当反派》已开! …… …… 天之骄子的沈唯卿大婚,满堂宾客祝贺,这时候却来了一个山野村姑抢亲,她说她才是沈唯卿订婚的妻子……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百五十六章 夺位(大结局)

第一章 神医小姐

  上虞南城。

  住的都是三教九流,昨晚又刚下过一场冬雨,街道到处是混着生活垃圾的淤泥和积水,特别的肮脏,对于不适应这样环境的人来说,简直寸步难行。

  一队穿着红色程子衣的少年人们正走在上面,如果认识宫廷衣着配饰的人就会知道,他们的行装都是锦衣卫外出办事时才会穿的。

  上虞山高皇帝远,街上的行人倒是没认出他们来,不过看他们人多,也躲的远远的。

  十几个人就这么犹如走无人之境一般在街上左顾右盼。

  非常幸运的,为首的英俊少年一不小心,脚踩到了一泼猪粪,他五彩丝线绣的鹿皮靴渐上很多粪水花,少年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一溜烟的跑到干净的地方蹭着泥土,既滑稽又狼狈,惹的队友纷纷嘲笑。

  少年收拾好回到队伍中,对其他人抱怨道:“笑什么啊,你们没踩过?!”

  “你们到底有没有神医啊,再这么下去,我真的要疯了!”

  他话音刚落,前方的估衣店铺就传来惊喜的叫声:“醒了,真的醒了。”

  少年感觉和他们要找的人有关,一偏头:“走!”

  估衣店里,风韵犹存的老板娘抱着一个胖小子喜极而泣。

  “你们看,方才还人事不省身体冰凉,现在我们明哥就醒了,当时是谁不让神医诊治的?我看分明就是想害我孩儿,耽误人家看病。”

  有邻居语气赞叹:“可不是,神医小姐说午时醒,午时立即就醒了,这可不是神了吗?!”

  少年一知半解,抓住一个人询问:“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是啊?”

  原来是估衣铺老板的独子病了。

  才三岁的孩子,洗完澡,身体冰凉人事不知。

  街上的大夫没人敢治,都建议找个山头丢了算了。

  昨晚来了个小姑娘敲门,小姑娘约莫十五六岁,说她能医治。

  开始老板家嫌她年轻不敢用,她说看不好分文不取。

  她只稍稍看了一眼,就说是已经死了半年的孩子的奶奶想孩子,抱了一魄去怜惜,人有三魂七魄,少了一样就会出现不适,小孩子尤甚。

  她给了老板娘一丸药让老板娘给孩子服下,说今日便会醒。

  这老板年二十多岁才生了这么一个独子,小叔子们虎视眈眈想要争夺家产,孩子就说她的家产,是她的命,孩子醒了,她能不激动?!

  “看见了吗?”路人指着天空的太阳:“正好午时,孩子就醒了,这还不是神医?神医小姐神的很!”

  死了的奶奶,魂魄,这是神医?!这是巫医吧!

  少年和兄弟们商量:“神神叨叨的,可信吗?!”

  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就跟在少年身后,他诚恳的建议说:“那也不能让殿下等死,死马当活马医呗!”

  死马……

  这些少年人不是别人,正是家里都有钱有势,不用科举却也不能呆在家里吃闲饭的锦衣卫。

  锦衣卫虽自古有之,但是在齐家王朝特别有名气,他们是天子近臣直接归皇上统领,所以出身一定要根红苗正,得皇上最信任的人才行。

  像第一个少年,他叫风少羽,是忠勇侯世子的独生子,住的是占据两条街的大宅子,出入奴役成群,众星捧月,十分富贵。

  浓眉大眼的少年叫燕七,他伯父是威远伯,他也是个根红苗正的公侯子弟。

  他们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可是他们侍奉的三皇子自小有一种怪病,他总是梦见有火海灼烧他,夜不能寐,痛不欲生。

  也就是失眠,一天十二个时辰,能睡两个时辰算是很好的。

  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长期睡眠不足既痛苦又危险。两年前皇觉寺的明空大师说今年会在南地出现神医,找到后三皇子能活,找不到也就两年的寿命了。

  于是一行人前年从京城出发,一直找到现在,追着打听了两年,半个月前说有神医在上虞出现,他们就过来了。

  皇子殿下在客栈养病,风少羽带队出来的。

  风少羽拍着燕七的肩膀道:“你的话虽然不太好听,但是不失为真理,只要有一线希望咱们就不能放弃是吧!”

  燕七实话实说道:“你想放弃,人家三公子自己还没放弃呢,凭什么不给人家找?!”

  风少羽:“……”

  “找找找,今天必须找出来!”

  风少羽打断吹捧的老板娘:“你们说的神医,现在在哪?!”

  老板娘指着对面的粮油铺子:“昨晚小姐离开我家,就去给牛老六治病了。”

  风少羽带人追到牛老六家。

  老六人很实在,一指门外:“张巧家的眼皮上长了个疙瘩,小姐走了之后,去他家了。”

  张巧家。

  张巧是个男人,他绘声绘色的说:“神,可真是神,我眼睛上的东西,长了半个月,疼痒红肿看不见路,大夫束手无策,庙里的菩萨都看过了,可就是没好。”

  “小姐一指我们家后院,你猜怎么着?半个月前我堆了一堆柴,挡路了,这边移开,那边疙瘩立即小了,没用半个时辰,就好了。”

  越来越神了。

  风少羽急不可待的打断吹捧的众人:“我现在不想听小姐怎么厉害,我就想知道那神医小姐在哪里?

  她人呢?!”

  张巧家的摇头:“小姐说继续看病,去哪里,我没问。”

  风少羽:“……”

  这时张巧道:“公子不妨到王二家里看看,王二妈病了,他是孝子,肯定要给老太太请大夫。”

  风少羽等人到了王二家里,老太太刚咽气。

  “呵呵,怎么,这怎么就不灵了?!”风少羽自己都说不清楚他是什么语气来否定这件事,这个人。

  好心的邻居悄眯眯的说:“小姐啊,神了,不光医术好,懂是非。”

  “王老太太心眼不正,家里生的孙女被她用针扎死了,小姐说是小孩子来报仇,要以命抵命,这种病情,不能治。”

  “这不小姐说她白天死,都没活过三更天!”

  周围空气陡然冷了,瘆得慌!

  燕七抱着肩膀打个哆嗦:“你说的是神医吗?是阎王吧?!”

  邻居好心提醒道:“你这小年轻,说王不说八,小姐怎么能是王八?!”

  燕七狡辩:“我什么时候说小姐是王八了吗?我说阎王吧?!”

  “说王不说八……”

  风少羽:“……”

  什么时候还这么贫啊?!

  他更加亟不可待的问道:“我现在只想知道这位神医小姐人在哪!别的不管她是胖的瘦的扁的圆的,好看不好看的,厉害不厉害都不想管,他在哪?!”

  谁都不说话。

  当线索好像断了的时候…

  “你们要找神医小姐啊?!”一个老丈拄着拐棍慢慢的走过来主动发问。

  这老人穿的是绫罗绸缎,五官慈祥,一看就是生活好,说不定是街道的耆老。

  风少羽客客气气拱手问好:“老人家,实不相瞒,我们是外地人,确实是来找小姐求医的,敢问小姐现在人在何处?!”

  老人与有荣焉的指指东南西北各个方向:“这条街你不用找了,该看的病,小姐都看完了。”

  就一晚上?!

  “那可不,神医嘛,想给你治,眨眼的功夫就好了。”

  他又话锋一转说:“不过现在小姐没时间治病,小姐去抢亲了。”

  啊?!

  老人拄着拐杖往前走,一边呵呵的笑:“原来小姐是余姚李氏的小姐,未婚夫是沈家大少爷,被妹妹抢了亲事,要抢回来。”

  “小姐带着丫鬟已经去了,跟了好些人呢。”

  风少羽和燕七对视一眼。

  燕七意有所指的努嘴向北面天空问:“哪个沈家?不会是那位吧?”

  上虞城最出名的沈家,是当朝首辅沈天岚的老家。

  沈天岚,十二岁中举人,二十一岁进士及第,位列三甲,二十三岁在翰林院做编修,三年后因为学问出众由世宗钦点做东宫太子试讲。

  侍奉太子的时候和朝中名臣绊倒大贪官而进去内阁。

  四十岁的时候万宏帝登基,沈天岚排除异己成为内阁首辅,他聪明谨慎,手腕果断,让日益衰退的王朝逐渐恢复活力,是中兴之臣,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绝对权利者。

  老人能提到的沈,应该也是这个沈家。

  首辅家娶孙媳妇啊!

  风少羽捏着下巴,一脸精明道:“那不就是沈唯卿娶媳妇?!”

  沈唯卿,沈天岚的长孙,跟他祖父一样,人称神童,神六岁已经中了举人,监考老师见他年纪轻,怕他人生太顺了漂,所以会试的时候撕了他的考卷没让他过,不然可能现在都是进士了。

  燕七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道:“你没听老丈说,神医小姐好像去抢亲了,沈唯卿出事,我不去!”

  不去?

  这种热闹几百年也看不见一次啊!

  风少羽邪恶的一甩头:“咱们去看看?!”

  其他人都笑眯眯的:“这个必须看看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