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先生的黑月光
乔先生的黑月光

乔先生的黑月光

姒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0-09-07 15:53:19

  在小伙伴眼里,池月是个异类。
  经常翘课,不挂科。
  来自穷困地区,不缺钱。
  长着校花级的脸,不谈恋爱。
  赚了很多钱,不拔一毛。
  在乔先生眼里,池月其实…是个神经病。
  ☆★☆★
  日常一:
  两人出门。
  乔先生扔给池月一个口罩。
  池月:今天有霾?
  乔先生:我怕忍不住在大街上亲你。
  ☆★☆★
  日常二:
  只要池月生气,乔先生就买东西给她。
  池月: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物质的女人?
  乔先生:当然不是。
  他淡定的把一个限量版包包送给了保洁阿姨。
  后来,池月看到保洁阿姨拿它背菜,心如刀割。
  ……
  ☆★☆★☆★☆★☆★☆★☆
  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
  现代:《慕川向晚》《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
  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汴京小医娘》《长门好细腰》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古言新书《锦衣玉令》来啦,求关注收藏!

001 得罪大佬

  对充气娃娃爱不释手的都是屌丝宅男?

  不,她也是。

  对各路神药使用功效了然于心的都是猥琐大叔?

  不,她也是。

  池月,20岁。性别,女。

  主业:航校大三学生。

  副业:嘘!难以启齿。

  ……

  “你们家东西全是垃圾。我要退货!”

  “亲,你先别急,说说是什么情况?”

  “我和我的小女朋友用了一整瓶,屁用没有。”

  “请问你的小女朋友,气充足了吗?”

  “废话!”

  “那你有没有按照产品说明书正确使用呢?”

  “这种事,还用说明书?行!不退也行,你帮我换个女朋友!”

  “大爷,你都几十岁的人了,咋还这么励志呢?这个月你已经售后几次了。把你女朋友的声音,从不要啊,改成雅买碟,又从雅买碟,改成comeon……现在,你居然要抛弃她?”

  “你——老子要投诉你!”

  5秒后,2号客服旺旺头像摇摆闪。

  “我要投诉你家一号客服!”

  池月懒洋洋手爬键盘。

  “别费力气了,是我,是我,还是我。”

  没错,这家小皇冠级别的“春晓全球”保健品网店——

  CEO,池月。

  销售经理,池月。

  客服经理,池月。

  物流经理,还是她池月。

  所谓物流经理的业务范围,言简意赅——

  送货的。

  ……

  池月望望车水马龙的街道,找地方停电瓶车。

  盛夏季节,天儿热得人心头躁烦。

  池月走得很慢。

  她是个漂亮的女人,夜灯下,小脸细白得像一件精美的瓷器,明明推着一辆破电瓶车,却好像走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身姿挺直,走路带风,好像半点也没有受到热浪侵扰。

  几个路过的男生频频看她。

  互相打闹、调笑,故意走近。

  不等走近身边,又哄笑一声跑远。

  池月见怪不怪,锁好车。

  金碧辉煌的“皇冠大酒店”,就在面前。

  那流光溢彩的高楼,像一只潜伏在夜晚的怪物。

  池月站了片刻,重新整理“送货装”——帽子,眼镜,密不透风的衣服和牛仔裤,姣好的身段裹得严严实实,黑镜框遮住大半边脸,几乎看不清容貌。

  隐私。

  她这行客户最在乎的,也是她在乎的。

  何况,今天是来给“野兽战斗机”送货。

  那是池月的大客户。

  他叫郑西元,具体干什么的不知道,但线下送货来往两三年,池月有眼看,把这个城市的人摞成金字塔,他肯定是住在塔尖上的一个。

  电梯上行。

  十五楼。

  这是郑西元的聚点。

  他和他的狐朋狗友常年在这里玩。

  池月扫一眼房间里的灯红酒绿,站门口叫人。

  “郑哥,东西送来了!”

  郑西元懒洋洋地走过来,眯眼看她,“进来玩一会?”

  池月面无表情,“不了。”

  郑西元似笑非笑,没有勉强,转身关上门,把那个声色犬马的世界隔离在门后。

  “帮我把这个送到1919。”

  池月低头看去。

  郑西元的手上拿着一个包装好的盒子。

  是她亲手打包的,所以,哪怕盒子上一个文字都没有,她也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一个好哥们儿。帮帮忙!”

  “……怎么不自己送?”

  “没看哥哥在忙吗?”郑西元双手比划一个“S”形,笑得有一点色,“新交的女朋友,身材爆好,走不开。”

  池月弱不可闻地哼一声,接过盒子。

  “恭喜啊!又换女朋友。”

  “三万块换的,挺亏!”

  池月闪他一眼,没吭声。

  “别瞪眼睛,明儿我给你们月亮坞捐1000棵树,行了吧?!”

  “5000!”

  “你怎么不说一万啊?”

  “一万成交!”

  ……

  1919。

  这个数字刷新了池月的认知。

  她一直认为,皇冠大酒店,只有18楼。

  原来它是有19楼的,只是不招待普通客人,要换乘电梯上去。

  池月看着紧闭的房门,莫名其妙右眼皮跳了跳。

  按门铃。

  大概过了两分钟,门开了。

  晕。

  想过送货上门会是浴后画面,却还是超出心理准备。

  隔着一米远,她也感到了强烈的威压。

  那人头发湿漉漉的,凌乱,野性,高大的身影将灯光抛在背后,脸掩藏在暗光的阴影里,因为看不清,五官轮廓显得神秘而深邃。

  “有事?”

  池月略怔。

  长得好看就算了,声音还这样苏。

  只可惜,是个有缺陷的——

  池月想着,尽责尽职地递上包装精美的盒子,“你好!这是你朋友郑西元先生让我送来的。”

  他没接,冷眼看她。

  池月往前递了递,“替人送货,麻烦收一下。”

  他眯起眼:“郑西元是谁?”

  池月:“……”

  看来有隐疾的人,都好面子。

  “不要不好意思,这种事我见多了,拿着吧,你可以当我透明!”

  池月把盒子往他怀里一塞,顺便附上一张带二维码的名片,“喏,我的店,用着感觉好,欢迎再来,百分百呵护您的隐私,支持一下,大学生创业。谢谢!”

  池月礼貌地一笑,转身走人。

  “站住!”那人看一眼怀里的东西,顺手拉她,“把你的东西……”带走两个字还没出口,池月就像是被蛇咬了一样,麻酥酥的触感带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应激反应极为迅速,不容思考,她反手就是一推。

  “别碰我!”

  声音未落,她怔住。

  一条浴袍带子缓缓从手心滑落。

  她的面前是一片逼人眼球的乍泄春光——

  天!

  她居然扯开了人家的浴袍带子!

  空气突然安静。

  那人慢条斯理地系好浴袍,从暗光处走出来,高高在上地凝视她,像在看某种恶心的生物,声音慢而凉,“搭讪我的女人见多了,你是最拙的!”

  走廊的灯光,幽暗暗的。

  他的声音,凉涔涔的。

  池月中邪似的盯着他——那张渐渐清晰的脸。

  是他!

  是他?

  她身体僵硬,汗毛倒竖。

  四周的空气似乎变得稀薄,诡异的恐惧感顺着血液流动……

  不!不可能。

  ——是她刚才眼花了。

  池月松口气,目光从他脸上挪开,发现脊背有汗。

  她扶了扶眼镜:“你什么意思?”

  他冷笑:“哪来的,滚回哪去!告诉你的金主,你这种女人,不是我的菜。”

  “……”

  空气仿佛降到冰点。

  池月翘起唇角,“自恋狂就别出来祸害人了!我对你这种变态,没有兴趣。”

  说罢,她一个转身走得飞快,像是背后有鬼在追,很快消失在走廊尽头的光晕里。男人看着那比兔子还溜的背影,捡起落在地上的盒子,拆开一层又一层累赘的包装,露出躺在里面的一条性用品。

  “今夜,请燃烧你的欲望。”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