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妃至上
嫡妃至上

嫡妃至上

西青先生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19-03-04 14:08:06

  流落在外十六年的五虎上将之女洛以岚一朝回京,一双素手,翻覆之间,便搅得盛京风云变幻。
  各路牛鬼蛇神层出不穷,抢走了父亲战功的亲叔叔。
  想要将她利用得渣都不剩的当今天子和天子他儿子。
  各方人马,暗潮涌动。
  洛以岚本想为父昭雪,揭露小人嘴脸之后便翩然离去,可接连而出的真相,最后却牵扯出一段足以颠覆乾坤的王朝秘闻。
  还有身边那个人总是阴魂不散肿么破?
  帝京云波诡谲,盛世风云变幻,天下棋局博弈,爱情难以圆满。
  一切都指向了她和她最爱的人。
  进退两难,生死抉择。
  来自异世的精英女将绝不让这个王朝扼住命运的喉咙。
  既然如此,那么——
  繁华起,繁华落,她便一身烈衣,横刀立马,陪那人踏遍这斑斓壮阔天地。
  ————
  ps:男强女强、宠文无虐、1v1
目录

1年前·连载至148 大结局

001 府前戏

    大齐庆熙十三年,金陵冬。

  刚刚下过一场雪,金陵城内一片银装素裹。

  毕竟是大齐盛京之地,因此,即便是冬日,路上行走的人也不在少数。

  这等寒冷时候,百姓走在路上,都恨不得裹紧了自己,往来匆匆。

  不过,今天倒有些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呢,原来,不知道何时,走路的人三三两两停了下来,正围着不远处一辆马车低声细语呢。

  “唉,听说了么?据说这停在康武侯门前的马车,里面的人大有来头呢。”

  “什么来头?”

  “知道十七年前的赤虎将军么?”

  年轻的听者,裹住在帽子里的眼睛显然一脸懵。

  说话的男子像是看着傻子一样看他,“这你都不知,说书的不知讲了多少次!赤虎将军洛闻,就是现在的康武侯的哥哥,当年这康武侯就是先帝为表彰其军功而封世袭,十七年前,大齐跟乌訾国一场恶战,赤虎将军夫妇双双阵亡,听说独留下一个不足两岁的女婴儿,失散在外,这不,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据说在南方找到了那失散的女儿。”

  “哦……”对方恍然大悟,更加不明白了,“既然如此,为何这马车停在门外,不进府中?”

  原先说话的男子嗤笑一声,“谁知道这大小姐身份,是真是假呢。”

  “也是,没准就是一个想要攀上枝头当凤凰的,这可是一出好戏了……”

  “……”

  周围细声议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过来。

  自然也传入了马车里,入了正在慵懒地靠坐在软椅上看着书卷的女子。

  不过她似乎充耳不闻,仍旧在翻着手上一本泛黄的书卷。

  这寒冬腊月的季节,女子的身上,也不见穿大袄,只着了一件浅绿色轻衫,长发如缎,披散在脑后,只一根木簪,松松挽起了半头黑发。

  此刻她正在认真地看着手上的一本书,也不知道那书里到底写了什么,她看得那般认真。

  而马车的另一个角落,窝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正托着下巴在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执卷看书的女子,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眨呀眨呀,眼角带着少女灵动的笑意。

  洛以岚翻了一页书,抬眼瞧见对面的小姑娘一直盯着自己看,扬手,轻轻在她头顶拍了一下,“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玉桁被打了一下,皱了皱鼻子,但还是笑眯眯的,“岚姐姐长得好看!”

  洛以岚失笑,像哄小孩似的,“玉桁也好看。”

  小姑娘被夸奖了,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不过瞬间就不乐意了,“岚姐姐,去通报的人,怎么去了一个时辰还不回来啊,这康武侯府那么大么,竟然要走那么久的路,玉桁在医仙谷,从南走到北,才用一刻钟呢。”

  “侯府当然没有医仙谷大,不过,他们没有玉桁本事大,玉桁以后走路,可别被他们抓到了。”

  小姑娘最听岚姐姐的话,认真的点头应了下来,转瞬又塌拉了脸蛋,瘪了瘪嘴巴,“可是我想墨弦公子了。”

  洛以岚噗嗤一声笑出来,伸手捏着玉桁软绵绵胖乎乎的脸蛋,“赶明儿,我让人送你回去医仙谷去,让你天天跟在墨弦身边。”

  可这么说着,小姑娘却又不乐意了,惊恐地瞪着一双大眼睛,然后黑溜溜的眼睛一转,又笑眯眯地道,“我才不要,我答应过墨弦公子,要照顾岚姐姐。”

  她才不要回医仙谷,回去要天天背书,背不完还要打手心,墨弦公子明明长得跟神仙一样好看,可是赶着她背书的时候好可怕哦。

  还有,岚姐姐说了,来金陵要做好多好玩的事儿,要欺负人,还要打坏人,这么好玩的事儿,她才不要一个人回医仙谷。

  “你一个小不点,怎么照顾我啊?”洛以岚觉得好笑,也亏得墨弦不知道哪根脑筋抽了,偏生让她带上玉桁这个闹腾的,说什么玉桁也该出谷历练了。

  她当然懂得墨弦的心思,哪是什么历练,只是,此番回来,她这双手,不把金陵城搅个天翻地覆,怕是不能解决大事,玉桁……

  想起玉桁的身手,洛以岚看着不知道又在打什么歪脑筋的小姑娘摇头失笑,也罢,她总还不至于护不住一个小丫头,

  洛以岚摇头失笑,看了一眼自去纠结的小姑娘一眼,抬手掀了一角车窗的帘子。

  瞬时,一阵冷风从窗帘的缝隙席卷而来。

  原本在等着看热闹的百姓,都在翘首以盼,就等马车里的人露个脸,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敢来冒认亲戚。

  这车窗才刚刚掀开一个帘子,瞪着眼睛看马车的百姓,都忍不住“嘶”的倒抽了一口气。

  这天仙似的姑娘,总不会真的是骗子吧?

  洛以岚眼睛在外面围观的百姓身上扫了一圈,放下窗帘子的时候,低垂的眼眸,划过一抹嘲讽,这康武侯府,竟也做得出这等让人看笑话的事情,莫说是一个陌生人,也早该请走了,如今,不过是她报上洛以岚三个字,竟已让里面的人方寸大乱了么?

  洛以岚想得没有错,此时此刻,康武侯府中确然是方寸大乱的。

  康武侯夫人周氏半个时辰前接到洛以岚回到了府外的消息时,便惊得不知该如何,此时,正在洛老夫人的院子里,神色带着些许试探,“娘,这可怎么办,莫非那丫头真的回来了?”

  老太太脸色也不好看,苍老的声音里,带着年老顽固的刻薄,“谁知道是真是假,一个乡野丫头,想认我康武侯府的千金,这世上,岂能有这样便宜的事情?”

  周氏不安,语气不免带了隐藏不住的抱怨,“若她真的是呢,前些日子,侯爷还不是着人去南方将人请回来了么?”

  “娘,爹爹既然去请人了,如今这人突然出现在府门前,您看,这真真假假,还不是已见分晓的事情么?”老太太还没有发话,坐在老太太身边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便起来挽住周氏的胳膊,撒娇一般的语气。

  “可是……”周氏仍旧感到些许不安,倒不是愿不愿意让门外的人进府的问题,而是,倘若是真的,侯爷从宫中回来之后,她怕是不好交代啊。

  老太太闭着眼睛假寐不发话,似乎有意将这件事全然交给周氏解决。

  周氏心里忍着气,却又不好发作,她自然懂得老太太祸水东引的心思,老太太老成了精,这十几年来霸着大房的东西,最不愿意洛以岚回京的,这府中,怕是没人比得过她。

  洛云芷看了看假寐不言的祖母,又看了看焦急不已的母亲,眼睛转了一眼,脸上划过一抹笑意,凑过去,在周氏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什么。

  “这……真的能成?”周氏怀疑。

  洛云芷唇角的笑意志在必得,“不过是一个乡野里的小丫头,能见过什么大场面,这种事儿,只怕见了周嬷嬷,都要吓白了脸了,哪里还敢进来?就算后面当真被爹爹带回来,那也是我们严格审查之故,怪不得我们,而不管真假,我们如此,一来,要告诉对方,管她真千金还是假千金,康武侯府的大门岂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二来,也让她好好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何况,娘……为了大姐姐,您真的愿意,这么好好儿将她迎进府中?”

  周氏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眼里划过一抹狠意,朝着旁边的周嬷嬷使了个眼色。

  周嬷嬷会意,笑着走了出去。

  洛以岚和玉桁在马车里百无聊赖地等了一个多时辰,才听见康武侯府那厚重的朱色大门,“咔吱”一声打开了。

  玉桁昏昏欲睡的脑袋重重点了下,当即惊醒了。

  外面看热闹的百姓,走了一拨又来了一拨,见到侯府的大门打开了,当下就精神振奋想着看好戏。

  周嬷嬷带着两个小厮有模有样地从侯府的大门出来。

  还没有走近马车,便见马车的车门一开,当先伸出了一个小女孩的头,扎着两个小小的双环髻,吊着一双可爱的小铃铛。

  周嬷嬷看到马车里的人,脸色当即就变了,洛以岚那丫头分明已经十七岁,怎的来了个十岁的小丫头?

  这么一想,她便冷笑了一声,当下觉得底气更足,“我当真以为是赤虎将军的大小姐回来了,没想到一个小小年纪的小丫头也来骗人,康武侯府门前岂容你胡闹,还不快把人轰走!”

  玉桁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大婶,一来就这样赶人走,一点也像医仙谷外的百姓们一样和善友好,怪不得墨弦公子偷偷告诉她,金陵城的人都是大坏蛋,都是想欺负岚姐姐的大坏蛋,她一定要保护好岚姐姐!

  当下玉桁便鼓着脸颊,小小的身子一下子从几乎有半个她那么高的马车上跳下去,皱着眉头,看这个凶神恶煞的老女人,“你是谁,我才没有骗人,是你们故意不让岚姐姐回家!”

  外面还有不少百姓围观着,周嬷嬷听到这句话,脸色大变,“胡言乱语的臭丫头,还不快赶走!”

  话落,周嬷嬷身后便出来两个小厮,两三步上前,欲要抓住玉桁,但玉桁岂会容易让人抓住,朝着三人扮了一个鬼脸,在滑溜溜的雪地上,来来回回躲了几步,竟让那两个小厮“哎哟”一声摔倒在地,连着周嬷嬷也不能幸免。

  如此滑稽之举,引得周围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这小姑娘,可真像个小仙童似的。”

  玉桁似乎听到了有人夸赞自己,挺着胸脯扬着笑脸接受众人的夸赞,更惹得周围的百姓怜爱不已。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骗子?”立刻有人道。

  玉桁却得意得很,朝着摔在雪地上爬不起来的三人扮了个鬼脸才又爬上了半人高的马车,一把打开了车门,“岚姐姐,快出来。”

  洛以岚一边出马车门,一边在伸手在她的额头上点了点,“你啊,又调皮。”

  她虽这么说着,爱宠的语气里却听不出半点责备的意思。

  玉桁笑眯眯地,乖乖巧巧地牵着洛以岚的裙摆站在她的旁边。

  正在从地上爬起来的周嬷嬷只稍看了洛以岚一眼,便瞪大了双眼,手指头颤颤巍巍地指着洛以岚,“你,你,你……”

  洛以岚抬手抚了抚自己这张脸,无视周嬷嬷的惊讶,微微笑着,这一笑,便让人觉得春风到来,融化了冬日的冰雪一般,只余暖暖的春光,可洛以岚说出来的话,却让周嬷嬷莫名感到惊颤,似乎那温婉的声音,是追命的魔咒一般。

  她说,“我在这府外,等了半个多时辰,康武侯府的通报,怕是比官家的还要威风,不知是想让百姓们,在大冬日的,寻个热闹看看,还是,夫人忘了让我进门,或是这康武侯府住久了,忘了这是赤虎将军的府邸?”

  “你,你有何证据,证明你,你是赤虎将军的大小姐?”周嬷嬷惊慌得早就忘记了二小姐吩咐的暗中羞辱一番的指示,竟被洛以岚牵着鼻子走,被洛以岚一句话惊讶得半晌才结结巴巴问出一句。

  洛以岚却并不说话,缓缓伸出了右手,背对着众人、直视着周嬷嬷目光里,带了些许犀利,“不知,此物,够不够?”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