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逼人
灵气逼人

灵气逼人

卧牛真人

科幻/未来世界

更新时间:2020-11-03 18:34:01

浩瀚星辰,万族争锋,灵潮来袭,血战重启。 灵山市和平街道花园社区幸福新村的治安形势格外严峻。 当街道大妈都不跳广场舞,改练魔法和斗气,楚歌的传说,才刚刚开始。 新书已发,《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求关注!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上架感言

第一章 地球万岁

  那个修仙者距离楚歌只有一步之遥。

  楚歌可以清楚看到他周身缭绕的幽蓝电弧,飞剑上闪耀的每一道符文,脸上冷酷而残忍的表情,甚至嗅到来自修仙界,无比恐惧的气息。

  距离如此之近,修仙者心念一动,剑芒就能破空而至,瞬间将楚歌斩杀。

  楚歌不敢逃跑、尖叫或者颤抖,只能默默分泌唾液,融化舌根下面的强效镇静剂,令呼吸、心跳乃至体温都降至极限,躺在弹坑里的泥浆和血水中,口歪目斜,一动不动,宛若一具惟妙惟肖的死尸。

  没办法,修仙者都是鼻子比狗还灵敏的家伙,呼吸和心跳稍有异动,就会被他们发现。

  空气中激荡着修仙者的神念,电子干扰非常严重,通讯频道有些串线,植入耳道的微型通讯器,播放着一个又一个坏消息:

  “部署在东线的第二,第四,第七坦克连全灭,东线防区所有二线部队注意,修仙者要冲上来了!”

  “该死,对方竟然集结了二十名以上的金丹强者,强攻火车站,我们需要增援,重复一遍,二十名金丹强者,我们需要增援,增援!”

  “这里是第二百货大楼,我们已经耗尽了所有弹药和基因药剂,我们……坚持不住了,不,我们不需要支援,但大楼内外应该有超过五名结丹期以上的修仙者,请求炮火覆盖第二百货大楼,把这帮杂种撕成碎片!”

  “地球万岁!”

  “地球万岁!”

  这样的咆哮在通讯频道中此起彼伏,随后往往是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楚歌的鼻子有些酸涩,但他连吸一吸鼻子的险都不敢冒。

  那个修仙者还在附近逡巡,四周熊熊燃烧的高楼大厦,宛若一座座墓碑的残垣断壁,反复提醒楚歌,修仙者的危险和战争的残酷。

  楚歌继续瞪大了无神的双眼,耷拉着发白的舌头,摆出一副死了三天三夜的惨状。

  大脑却飞快计算,一连串战场数据如金色瀑布,在眼前飞流直下。

  从这个修仙者周身缭绕的电弧色泽来看,修为至少达到了筑基期中阶。

  这意味着奇快无比的神经反应速度,刀枪不入的护盾和肉身强度,很难用轻步兵标配的自动步枪消灭——除非对方站着不动,让楚歌枪毙五分钟。

  而除了老掉牙的自动步枪之外,楚歌身边就只剩下十几支基因强化药剂,两枚烟雾弹,外加三架可以遥控的自爆无人机。

  不过,距离他们大约二十米的位置,还趴着一台“灰熊”重型步兵战车。

  虽然被修仙者一剑从中间劈开,二十吨重的庞然大物分成左右两半,歪歪扭扭瘫倒在街道上,炮塔却奇迹般完好无损,安装在炮塔左侧的三联装火神炮,应该还能使用。

  楚歌知道“灰熊”重步在这个版本中得到了大幅强化,不但拥有自动供弹系统,还增加了辅助锁定功能,能帮助射手自动瞄准攻击范围之内灵气浓度最高的目标,同时,最先进的合金穿甲弹,也能对修仙者造成有效伤害。

  三联装火神炮加自爆无人机,有没有机会,干掉一名筑基期中阶以上的修仙者?

  似乎,成功率超过了5%。

  这就够了。

  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在修仙者的眼皮子底下,穿越二十米距离,跑到“灰熊”重步上去。

  楚歌只能等,等一个奇迹的降临。

  倘若没有奇迹转移修仙者的注意力,他不介意继续很猥琐地装死,装到天荒地老,战役结束为止。

  “好死不如赖活”,这是楚歌身经百战的秘诀。

  但这一次,老天似乎听到了他的祈祷,奇迹很快发生。

  半空中传来低沉而密集的螺旋桨声,第四空中骑兵营的武装直升机群终于姗姗来迟。

  披坚执锐的低空猎手撕裂了战场上空的阴云,凶猛的火力宛若一条条熊熊燃烧的长鞭,交错成密集的火网,朝修仙者劈头盖脑甩去。

  不少修仙者原本正借助非人的跳跃力,在城市废墟中进行三百六十度的立体机动,居高临下,剑光纵横,把守军压得抬不起头来。

  此刻正好变成武装直升机的活靶子,被火焰长鞭死死缠绕,好似烧焦的苍蝇,一个个栽倒下来。

  终究都是血肉之躯,法力亦有耗尽之时,当灵能护盾渐渐变得黯淡无光,再怎么掐诀念咒也无法扭转败亡的结局,几十名修仙者顿时化作稀烂的肉泥,天女散花,血雨如瀑。

  通讯频道中,传来阵阵地球人的欢呼和呐喊。

  楚歌附近这名疑似小头目的筑基期修仙者,也高高抬头,目不转睛,脸上浮现出忌惮之色。

  就在楚歌准备一跃而起之时,半空中忽然传来了尖锐的金属扭曲声和猛烈的爆炸声。

  刚刚还威风凛凛,横扫全场的武装直升机纷纷像是受惊的蜜蜂般四下逃窜,却无法阻止一个接一个化作火球的命运。

  十几团火球的中央,虚空中卓立着一名面容古拙,仙风道骨,身穿华丽古装的白发老人,周身缭绕着九柄大小不一的飞剑,最小的一柄只有手指长短,如墨玉般晶莹剔透,最大的一柄重剑却阔如门板,上面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每一道符文都绽放出杀戮的血芒。

  白发老人双手结印,一道道灵焰从指尖呼啸而出,缠绕在九柄飞剑之上,令飞剑化作毁灭的死光。

  死光每次闪耀,都有一台武装直升机化作火球。

  那柄巨大的门板阔剑,将一台武装直升机劈成两半之后,余势不减,剑芒愈发疯狂,竟然将不远处一栋摩天楼斜斜劈开,好似劈竹子一样干脆。

  “是……528米高的金融大厦!”

  楚歌周身每个毛孔都要炸开。

  金融大厦是这座城市的第一高楼,地标建筑,宛若顶天立地的巨人,亦是全体市民的骄傲。

  此刻,却被人一剑劈断。

  梦魇般的场景,若非亲眼得见,实在很难想象。

  “元婴!”

  通讯频道里有人疯狂喊叫,“是元婴老怪!”

  “元婴一出,谁与争锋”,挥手灭掉几十台武装直升机,一剑劈断五百米高摩天楼,除了恐怖的元婴老怪,还有谁能办到?

  元婴强者的出现,令战场上一片人仰马翻,通讯频道中哀鸿遍野,惨叫连连。

  楚歌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他发现,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

  楚歌周身毛孔和肌肉慢慢收缩,从脊椎到脚趾仿佛变成一根绷紧的弹簧,随时准备爆发。

  果然,就在金融大厦被元婴强者斩断,数十万吨钢筋混凝土倾泻而下,掀起漫天烟尘时,烟尘中却传来比刚才剧烈十倍的爆炸声,一团团刺眼的火球叠加到一起,强行融合成一颗冉冉升起的小太阳。

  而“太阳”中心,最闪耀也是温度最高的地方,正是那名元婴强者。

  直到此刻,楚歌耳边才响起呼啸的破空声。

  硝烟撕裂,浮现出七八条标枪般笔直的痕迹,好似七八支看不见的长枪,狠狠贯穿那名元婴的身体、丹田乃至神魂。

  “就是这个!”

  楚歌在脑中兴奋地吼叫,“参加这次战役的不止有地面和空中力量,还有停泊在入海口的‘伏波号’导弹驱逐舰!伏波号装备的‘龙雀-3’型垂直发射舰空导弹,能轻易达到3.92马赫的速度,连超音速战斗机都可以拦截,更别说一个元婴老怪!

  “或许,一名元婴将速度飙至极限,不断进行空中机动,又将自身热能和灵能波动收敛到微乎其微,很难被‘龙雀-3’锁定。

  “但这名元婴老怪为了攻击武装直升机群,却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还不断释放出闪耀的电弧和剑芒,肯定能被几十公里外的雷达捕捉,简直是闪闪发亮的活靶子。

  “虽然他瞬间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一剑斩断金融大厦,掀起漫天硝烟来掩盖自己,已经来不及了。

  “不,搞不好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陷阱,武装直升机群只是诱饵,是为了轰杀元婴老怪,才壮烈牺牲!”

  几十台武装直升机,加上七八枚价值百万的舰对空导弹,换一名元婴老怪,值不值?

  这不是楚歌应该思考的问题。

  他只知道,反击的时刻到了。

  轰!

  被元婴强者斩断的金融大厦上半部分,终于重重轰落,砸得地动山摇,飞沙走石,日月无光。

  楚歌一直锁定的那名筑基期修仙者,先是震惊于元婴遇袭,又被遮天蔽日的烟尘扰乱了感知,带给楚歌的压力大大消减。

  哧!哧!哧!

  楚歌将十几支基因药剂,一股脑儿注入体内,顿时感到周身每一个细胞狠狠炸开,从骨髓深处涌出一股岩浆般炙热的力量。

  两枚烟雾弹朝修仙者的方向高高甩出,紧随其后是两架自爆无人机,楚歌从弹坑中一跃而起,不要命地朝“灰熊”重型步兵战车冲去。

  他装死时就像是一条快要发臭的咸鱼。

  跑起来又像是一条闻到了肉味的疯狗。

  烟雾弹和自爆无人机配合得恰到好处,烟雾和火光中传来修仙者气急败坏的吼叫,楚歌却不管不顾,发足狂奔,速度超越了过去的奥运短跑冠军。

  忽然,楚歌的左脚踝发出“咔嚓”一声脆响,明显折断了。

  付出左脚踝碎裂的代价,他就像是被人在屁股上踹了一脚,毫无征兆朝右侧滚去。

  这一滚,正好躲过了修仙者从硝烟中射来的飞剑,那柄飞剑深深钉入地面,剑芒笼罩三五米范围,在地上射出几十个冒烟的小孔,类似反步兵手雷爆炸的效果。

  若非楚歌反应敏捷,怕是早就千疮百孔。

  脚踝碎裂,痛彻心扉,楚歌惨叫一声,速度却不减反增,右腿狠狠一蹬,一个鱼跃,滚上了“灰熊”重步。

  咔嚓咔嚓咔嚓!

  一连串行云流水的操纵,楚歌赋予金属怪兽真正的生命,三联装火神炮好似从冬眠中苏醒的毒蛇,朝修仙者露出锋利的獠牙。

  轰轰轰轰轰轰!

  三根黝黑粗大的炮筒高速旋转,用特种合金打造的破甲弹疯狂倾泻,三条狂暴的火线,笼罩修仙者。

  饶是楚歌注入了超过安全极限的基因药剂,还是无法承受火神炮如此强劲的轰击,从指甲到双臂,纷纷渗出细小的血珠,胸膛之内,翻江倒海,火烧火燎。

  身体的痛楚,反而令他的精神更加亢奋,感觉自己和钢铁巨兽融为一体,体内每一个细胞,都想要伴随着火神炮的轰鸣,引吭高歌。

  可惜,爽快的暴击还未持续太久,炮塔内就传来了突兀的空转声,火线戛然而止。

  原来这台一分为二的“灰熊”重步,自动供弹系统早就被破坏了。

  楚歌咬牙,想要手动换上第二条弹链。

  修仙者如何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又一柄飞剑从硝烟中激射而至,直接穿透楚歌的胸膛,一下子把他钉死在步兵战车的舱壁上。

  修仙者只用半步就从硝烟深处跳到步兵战车上,双脚将战车残骸踩得“吱吱”作响,野兽般的双眸,死死盯着楚歌。

  他的模样可不怎么好看——被楚歌劈头盖脑一通乱扫,哪还有半点高高在上、仙风道骨的模样,纵然有灵能护盾防御,穿甲弹还是把他砸得衣衫褴褛,灰头土脸,脸肿得像是又青又紫的馒头,连眼睛都挤得看不见了。

  尽管痛不欲生,看到修仙者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楚歌还是忍不住笑出声。

  修仙者愈发愤怒,五指一张一缩,飞剑从楚歌胸口抽离,带出一蓬血雾,对准他的眉心。

  楚歌一边吐血,一边艰难挪动屁股,露出自己始终用身体挡住的东西。

  那是最后一架自爆无人机,后面则是这辆重型步兵战车的全部弹药。

  修仙者瞬间变了脸色。

  “好死不如赖活,但如果非要死的话,也一定要死得够刺激,够精彩。”

  楚歌向来这么认为。

  “欢迎来到地球,杂种。”

  楚歌微笑,激活了无人机的自爆系统。

  火光冲天而起的刹那,他仿佛看到那名不可一世的元婴老怪,从燃烧的天空中坠落。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