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攻略日常
快穿之攻略日常

快穿之攻略日常

兰亭梦远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19-12-02 23:43:42

为了能活下去任意接受了攻略系统的绑定,踏上了在各个世界攻略旅程。
把你的身体交给我,我替你完成你的心愿。
这不是善行,只是交易。
系统:只要把目标人物攻略成功,让他放弃下旨抄家的想法就好啦~
任意:感觉不是很稳妥,还是造反吧!
系统:???
【攻略文,无男主,苏爽文,没深度,我写的开心你看的开心就行了,你好我好大家好。】x3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章 二重人格番外:云汐

第一章 楔子

  S市的中央商业区,一栋充满现代化设计感的银白大楼耸立在商业区中央。S市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是任氏集团的总部——任氏大厦。

  任氏大厦的顶楼上,任意站在敞亮明净的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人来人往,白皙的手指握着手机,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听着手机另一端的人说话。

  似乎听到对面的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任意的红唇轻动,吐出带着冷淡的话语:“我记不得我们什么时候谈过恋爱了,你难道不是在和那个王语彤在一起吗?”

  手机里有一个焦急慌乱的男声传出:“任意,你听我解释,我和她没有关系,是她一直缠着我的。我爱的人一直只有你,你帮帮我吧,不然林氏就真的完了。”

  任意嗤笑出声:“林纪年,你上一次在酒店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她才是你真爱嘛?”

  “你怎么知道的……”电话对面的人仿佛猛然醒悟,“是你干的!不然数据怎么会流出去,是你指使人做的!。”

  随即又是几声咒骂伴随着东西被摔落在地的声音。任意表情不变,平静地听着。几声喘息过后,男人又哀求道:“任意,我们两家几十年的交情了,你不能这么赶尽杀绝……”

  任意的耐心终于消耗殆尽:“赶尽杀绝?如果我不是早有防备,现在就是我在求你吧?”她眼中寒光闪过,声音渐冷:“你还记得我们两家是世交,你和人联手谋算任氏的时候怎么想不起我们两家的交情?我和你交往四年,你背着我和王语彤勾搭在一起,还想吞并任氏。”

  说着任意一笑,柔声道:“叫我想想,你和王语彤是怎么说的,你说跟我在一起只是商业联姻,是任家逼你的。你宁可生在普通人家,就可以自由的和她在一起了。现在你满足愿望了,可以和你的真爱自由自在地在一起了。既然你们是真心相爱,那么就算你破产了,她也会像以前一样爱你吧?”

  任意的语气柔和,眸光却是冷的。当初是林纪年先追求的任意,费尽心思追求了半年,再加上两人是青梅竹马,任意一感动才答应了他。结果到了林纪年嘴里,却变成了任家逼迫他的商业联姻。

  女人如浸蜜糖的温柔声音却让林纪年惊怒至极:“任意!你会遭报应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声音戛然而止,任意挂断了手机。她愿意接这个电话,也只是出于恶趣味,告诉林纪年他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是谁的手笔。她任意,可不是任人哄骗和愚弄的软弱之人。

  背叛她,是要付出代价的。

  任意妩媚的双眸微眯,享受着胜利的愉悦,这时候内线电话响了。任意走过去接通,是她的助理:“任总,王语彤小姐现在在前台,说想要见您。”

  她来干什么,为林纪年求情?任意秀眉微挑:“让她进来。”

  不多时,王语彤敲门进来。任意兴致盎然地打量眼前的女子,她其实没有见过王语彤。林纪年一直掩饰的很好,要不是王语彤沉不住气非要给她发一些宣誓主权的照片,任意可能还真发现不了。毕竟她也是一个庞大集团的总裁,哪有时间天天去关心林纪年细微的变化。

  毫无疑问,王语彤是个美女。和任意肆意张扬的美完全不同,她看起来柔弱纤细,楚楚可怜,是最容易激起男人保护欲的那种女人。

  原来林纪年喜欢这样的女人啊,任意心中暗啧了一声,真委屈了他在她面前演了这么久的戏。

  王语彤见到任意,酝酿了一下情绪,委屈地开口:“任小姐……”

  任意一摆手:“有话好好说,你哭成这样干什么。”

  “……”王语彤刚红了眼圈,眼泪还没出来,被任意这么一说也不知道还要不要哭了。

  见王语彤一时语塞,任意微微一笑问道:“王小姐找我做什么?”

  王语彤咬咬唇,本来想开场就把节奏握在自己手里,没想到没两句话主动权就到了任意手里。她又不能不答,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林氏的事,是任小姐做的吧。我和纪年在一起,确实是我们不对。但是林氏是林伯父的心血,任小姐能不能网开一面,让林氏有个喘息的机会?”

  王语彤恳求道:“任小姐提什么条件都行,我也愿意离开纪年,永远不再见他,只求任小姐放过林氏。”

  王语彤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着实让任意惊讶:难不成王语彤对林纪年还真是真爱?

  不管就算是真爱,也不能让她放过林氏。况且,他们两个是不是真爱和任意有什么关系?

  任意笑容不改:“王小姐,这个要求恕我不能答应了。”

  任意会这样说,也在王语彤的预料之内,她会轻易答应下来才有问题。王语彤向前走了几步,继续恳求道:“求您了,任小姐。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缠着纪年的,纪年其实还是爱你的。”

  她和林纪年倒是口径一致,只是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林纪年在电话里也是这么说的。任意毫不在意地耸耸肩:“我不知道你用什么身份来求我,林纪年的女朋友,还是第三者?”

  王语彤闻言脸色发白,紧咬下唇,我见犹怜。

  但是这种神态对任意一点用的没有,任意不屑道:“至于林纪年爱的人是谁,我没兴趣知道。这种一边和我交往又抱着别的女人谈真爱的人的爱情,我也不想要。”她有些恶劣地说道:“我不可能放过林氏,也绝不会让林纪年有翻盘的机会。我想,如果今日是任氏走到了尽头,你们也不会放过任氏吧?”他们估计要高兴得开香槟庆祝。

  王语彤随着她的话语埋下头,身体微微颤抖,声音飘忽:“所以你是绝不肯放过纪年了是吗?”

  任意这时才隐约感觉不对,她向后退了几步:”你想做什么?“”

  王语彤抬起头,脸上全是疯狂之意,与之举起的还有她手中的枪。

  任意来不及闪躲,就被已经失去理智的王语彤开枪射中。任意的身体重重的倒下,王语彤跌坐在地上,手枪被扔在一旁,疯狂地笑着。

  手枪上没有消音器,这么大的声音早让外面的人察觉到不对闯了进来,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当然是震惊至极。场面一片混乱,有人慌忙地报警,有人趁机制住了王语彤,将手枪踢到了一边。

  王语彤却似毫无所觉,只木然地坐在那里,呆呆地望着任意的身体。

  任意悬浮在自己的尸体上方,看着这一片混乱,认真地思考着:她这算不算反派死于话多?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