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二美
天下第二美

天下第二美

桂仁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19-05-19 23:39:08

多年以后,有人问大燕第一位平民皇后,她的传奇一生该如何总结。
美娘:发家致富!
闵柏:……幸好,朕只是靠祖传的美貌继承的皇位,不是刷脸娶到的媳妇。
美娘:不,你是。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599章 番外十 瓜田里【大结局】

第1章 梦醒

  洪水滔天,暴雨如注。

  轰隆隆的洪水,犹如最凶残的黄龙,呼啸着席卷大地。

  咔嚓嚓!

  又一阵电闪雷鸣,堤坝决口,墙倒屋塌。逃命的百姓,哭爹叫娘,命若蝼蚁。

  五河口。

  湖州江州两地交界,大小五条河流交汇处,更是水位暴涨,怒涛汹涌。

  一支挂着明黄龙旗的巨大船队,却硬是扛着急流暴雨,如巨鲸般,于港口处挡住风浪。才令跟随其后,如小鱼小虾般的商货渔船,有机会死里逃生,平安返港。

  无数得以活命的商人渔民,仰望龙船上飘摇湿透的“汉”字王旗,抹一把面上的冰凉雨水,带着劫后余生的欣喜热泪,遥遥叩首。

  但船主人看着这江河暴涨,荼毒人间的天灾惨剧,委实生不出半分救人的欣慰,只余深深焦虑。

  如此天灾,让远在京城的父皇如何收拾?

  忽地,湍急江面上浮出一点灰绿。

  娇小,柔弱。

  离正欲回港抛锚的巨大龙船不远,却依旧是已落入洪水恶龙手中的玩物。

  只须轻轻一个浪头,便可使其丧身鱼腹。

  许多人都看到了,却不愿出声。

  因那点灰绿,正是本地一种蔺草染布的颜色,素为平民百姓所穿。

  落水之人,身份可想而知。

  穷人的命不值钱,可那些不愿出声的汉子们,也是别人家的爹爹儿子,丈夫兄弟。身上撑着一个家,谁敢轻易舍命?

  这时节,就算是水性最好的船老大,也不敢夸口能在浪里脱生。

  有些人甚至宁愿相信,那不是人,只是棵树!

  眼看那点绿,如过早凋零的小叶子,即将被洪水吞噬,挂着明黄龙旗的大船上,有位少年急奔出来。

  他一路跑,一路扯开华美锦袍,踢飞锦靴。只着雪白中衣,如一尾游龙,带着义无反顾的决绝和勇气,从三层楼的船头,高高跃下!

  快得让人只来得及看一眼他头上的束发金冠,在闪电中划出的明黄弧线,白衣少年便如一尾小白龙般,精准的落入江中,一把揪住那不该过早凋零的一点绿!

  整个港口默了默,随即爆发出震天的呼喊。

  “万胜!万胜!”

  “救人,快救人哪!”

  码头上,数位刚刚得到消息,穿着官袍,冒着瓢泼大雨,匆匆赶来迎接的官员们,见状目眦欲裂。

  为首的老大人,甚至摔了个趔趄。

  “汉王!”

  “殿下!”

  可周遭的那些船汉,却听不到这些。

  他们被白衣少年的勇气,激励得热血沸腾!

  连贵人都愿意舍身来救一介平民,他们又岂敢惜命?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船汉们扑通通跳入江中,向少年聚拢。巨大龙船上,更是瞬间抛下数十绳索浮木,滑下许多擅水侍卫。

  而被少年抓住的那片小小绿叶,林家的小美娘却什么也听不清,看不到了。

  在水里挣扎了许久,她只觉得困极,倦极,也累极。

  就算模糊察觉抓住她的那只手,并不如何宽大结实。但能得片刻喘息的她,也只想睡一会儿了。

  然后,她就当真昏睡过去。

  这一年,是大燕王朝,承平六年五月。

  才过端午佳节,还留有粽叶艾香的一个平凡午后。

  在断断续续,接连下了数日大雨过后,小美娘家乡所在的湖州一带,数十个郡县暴雨成灾,堤溃坝决,死伤数万。

  有些地势低洼之处,甚至全村覆没,无一幸免。

  报急求援的奏折,如雪片般飞向京城。

  龙椅上的天子,大燕王朝的第五位继任者,燕成帝。没想到在他登基的第六年,竟是遇上这样百年不遇的大洪灾。

  忙忙的连下三道罪已诏,亲自主持祭天,祈求上苍宽恕。又急令各地官府开仓放粮,救助百姓。

  当然,他也赶紧从宫中派了急使,六百里加急赶去湖州,探视他最疼爱的长子,汉王。

  ……

  四月初,后坡上的野桃树,已过花期。残红满地,一片颓败。

  树下,出嫁一年,便已守寡的邻家娟姐,发着高烧,抱着小美娘大哭。

  “……我在娘家做了十年针线,整整十年啊,出嫁时一文钱都没拿!当日盖房时,说好永远有我一间屋,如今为何,却连门也进不得了?”

  字字泣血,椎心刺痛。

  将满十二的小美娘心中难受,却也不明白,为何素日嘴上总说惦记女儿的周大娘,却要把病成这样的娟姐,拒之门外。

  甚至,一口水都没给她喝。

  美娘不忍,拿了自己做针线辛苦攒下的一角银子,让娟姐去瞧大夫。

  回头归家,一向与人为善,体贴明理的亲娘林方氏,却颇为不喜。

  “病得这样仓促就跑回来,怎不想想娘家有多为难?万一过了病气,可怎生是好?且让人如何看待她婆家!”

  美娘虽年幼,却也懵懂觉得不对。

  这人要生病,还分仓促不仓促?又不是神仙,谁还能提前掐指算个日子?

  至于过病气,一家人不就是要相互照顾的么?

  象她娘去岁冬天病了,咳嗽不好,不就是她在伺候?

  不过再想想,那时娘确实没有叫爹和哥哥上前,说是怕过了病气,影响他们当差读书。就连夜里,都是睡在美娘的小屋。还拉着她的手,说还是女儿最贴心来着。

  那她娘,怎不怕过病气给她?

  至于娟姐那婆家,美娘不熟,也说不上好坏。只人若是连命都没了,还管别人看待婆家作甚?

  只美娘素来柔顺惯了,她娘这么说,她也没有反驳。

  倒是此时,脑中一时清醒,一时糊涂,碎片化的闪过一幕一幕,倒让她想起许多从前没注意到的细节来。

  那日娘不高兴,大概不是因为旁的,而是她给了娟姐一角银子吧?

  那角银子,她攒了好久。

  拿出来的时候,美娘也挺舍不得的。

  自七八岁上,每回做针线能赚上几十文了,娘就会给她三五文,说大钱替她收着,小钱给她自己零用。

  美娘舍不得,都收在床头的小坛子里。

  她娘看着也欢喜,夸女儿会过日子,能勤俭持家。

  等攒得多了,她娘又说怕钱弄丢了,要给她换了个小银角子。

  可美娘攒的三百多文,她娘却只给她换了个不到二钱的银角子,生生又少了近一半。

  “妹妹,好妹妹!”

  “你别信他们,他们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万万不可活得跟姐姐一样,万万不可呀!”

  ……

  小美娘于梦中惊醒,只觉头上身上,俱是涔涔冷汗。耳畔似仍回荡着那日娟姐走前,凄厉的哭喊。

  可好端端的,她为何会突然梦到这些?

  被卷入洪水的前记忆,瞬间回炉。

  小姑娘垂下晶然乌眸,敛去那份酸涩。

  洪水袭来,是她最先警醒,叫了娘和哥哥一起逃命。

  又是她不忘带上木盆,就怕有人落水,好得活命。

  可当她为了扶起滑倒落水的哥哥,自己却被卷进洪水时,她的亲娘,她的亲哥哥,只会手拉着手,站在岸上叫救命。

  而眼看她要被洪水冲走,她娘紧紧抱着的手中木盆,也未松开半分……

  吱呀,

  一声轻响,门开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