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太太好久不见
陆太太好久不见

陆太太好久不见

唐久久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2-10-31 16:52:11

  离婚五年后,重回茗江市的知名珠宝设计师郁安夏在某次活动上被媒体围堵:“郁小姐,请问你对前夫陆先生将要再婚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郁安夏菱唇微翘,反问:“难道他没有和你们说将要再婚的妻子姓郁么?!”
  众媒体一头雾水。
  次日,一则“恒天集团老总陆翊臣夜宿前妻香闺”的新闻惊现头条!
  【关于追爱】
  郁安夏十九岁那年,陆翊臣给了她一场人人称羡的盛世婚礼。
  二十岁生日当天两人领证,从此她是名副其实的陆太太。
  可这场童话般的婚姻在领证后只维持了一个月就宣告破灭,她独自一人远走国外。
  原以为再无交集的两个人,但是......
  为什么五年前看似冷心冷情的男人再次相遇后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她面前刷存在感?
  相亲时是他,剪彩现场是他,就连她带着儿子参加亲子活动时还是他!
  郁安夏说:“我也是有脾气的哦,所以和不和好看心情,复不复婚看你诚意。”
  次日,威严冷漠最要面子的陆翊臣以爱筑花海,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屈膝半跪向她告白。
  【关于宠爱】
  陆翊臣出生茗江市第一勋贵世家,商场上呼风唤雨的权贵,为人冷漠低调,手段狠厉。
  他的温暖,只给了郁安夏一人,五年前如此,五年后亦然。
  两人和好后,一向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的陆先生为了支持陆太太的新作品,破例和她一起出席新品发布会。
  发布会上媒体问及传得沸沸扬扬的结婚、离婚又将复婚事件:“陆先生,请问您和陆太太当初为什么匆匆结婚又离?为什么多年后再次复合?”
  陆先生侧头看着陆太太,温柔缱绻:“因为......第一眼是她,从此之后都是她。”

  【读书指南】
  1.本文一对一无虐甜宠文,无小三之类乱七八糟生物,有萌宝。
  2.背景半架空,请勿与现实中任何人物场景对号入座。
  3.看得开心就好,不喜请绕道,勿喷。
  。
  简介无能,请移步正文,喜欢请加入收藏,么么哒!
  友情推荐:系列文【早安,顾太太】,【你好,南先生】
目录

1年前·连载至690 番外完

001 相亲遇前夫

    茗江市,潇潇私语西餐厅。

  郁安夏态度明确地拒绝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邱良后,拿包准备离开。

  “安夏。”邱良出声制止她欲起身的动作,“你确定要拒绝我?”

  郁安夏神色冷淡地看着他:“刚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暂时没有再婚的打算。”

  态度冷漠到近乎无情,但邱良并未气恼,他掏出桌上的烟点燃:“安夏,我们现在都是单身,你总要再嫁,我虽然刚离婚不久,但相较别的男人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我爸是银行高管,我妈是市长秘书。虽然我们家比不上陆家,但嫁给我,你依然可以过富足优渥的生活。我喜欢你整整七年,至少比陆翊臣多了一颗真心。”

  态度看似诚恳,目光不动声色地在对面坐着的年轻女人身上流连。

  她的身形高挑,收身的驼色风衣裹不住曼妙的身姿。

  而小巧的瓜子脸白皙娇嫩,染了橘红色唇彩的菱唇精致优美,一双杏眼更如氤氲了水雾般楚楚动人。但最勾人心的要数左边眉梢那一颗浑然天成的动人朱砂痣,给她干净的气质平添了一股诱人的妩媚。

  她比当年更美。

  光是这张明艳的脸庞,足以让人热血沸腾。

  邱良的目光近乎痴迷,朝着她吐了口烟圈,语气中透着优越:“我是真心的,我不介意你和陆翊臣结过婚。我知道你家公司最近遇到了点小困难,我们结婚后,以后你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郁安夏厌恶地避开,拿手捂住鼻子。

  邱良是她学长,当年她还没嫁给陆翊臣的时候便曾大张旗鼓地追过她。要是知道今晚相亲的人是他,她肯定不会赴这场约。她不喜欢甚至是讨厌眼前这个虚伪的男人,以前如此,现在亦然。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慢着。”邱良端起酒杯,目光落在她面前那杯还没喝过的红酒上,微微一笑,“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不强求,好歹咱们许久未见,就当是老朋友叙旧也行,把酒喝了再走。”

  郁安夏看向杯中的酒红色液体,眼中忽地一紧,突然想起之前去洗手间时遇到的那个女孩子。

  “待会儿别碰桌上那杯酒,刚刚你离开后那男人往里面下了药。”那女孩对她道。

  郁安夏神色渐冷,没有理会他,径自起身。

  “郁安夏!”邱良一而再被拒绝,恼羞成怒,豁地一下将手中红酒杯磕在桌上,“被人家玩过的人了,装什么装?你以为你还和以前一样么!”

  他的声音很大,引来西餐厅里不少侧目。

  郁安夏抿了唇,端起面前那杯红酒直接往他脸上一泼,拿起包转身就走。

  却不想刚走出门口,便陡然对上一双五年来只在梦中出现过的墨眸。

  离婚后,偶尔夜不能寐的时候,她也曾想象过和陆翊臣再见时会是怎样的场面,但却从未想到是今天这样。

  她和家里安排的对象出来相亲,而他身边——

  郁安夏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他身边的女孩子竟然就是刚刚在洗手间提醒她之人。

  他们俩从餐厅另一个门出来,几乎和她同一时间。

  她这才仔细打量起这个女孩,清纯可人,只是年纪有些轻了,看着似乎二十岁还没到。心头微讽,没想到他还是好这一口。

  彼时,气急败坏从餐厅追出来的邱良冷不防看到陆翊臣有些紧张,尤其在对上他那双积威甚重的墨眸时。

  以前年纪尚轻的陆翊臣便让他心有余悸,如今更甚,他几乎不敢和他直视。

  当年突然传出郁安夏要嫁人的消息,他心中不甘,曾去她家门口堵人闹事。结果好巧不巧地碰上了这男人,他当时没有动手,但后来给他的教训却让他至今记忆犹新。这男人腹黑至极,从此他看到他都绕道走。

  陆翊臣虽然刚刚而立之年,但在商场上杀伐果断手段狠绝,从不讲究情面,冷酷之名早已在外。接手陆氏家族企业恒天集团不过六年不到,发展便已如日中天,产业遍布全球。

  更何况陆家大半是从政之人,身居高位的不在少数。茗江市第一世家也并非徒有虚名。

  别说是他,就算他爸邱经理在这,对着这男人也只有谄媚讨好的份。

  见陆翊臣的视线落在郁安夏身上,邱良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刻意和她隔开些距离。

  郁安夏怔怔站在原地和陆翊臣四目相对,垂在身侧的手松开又握起,最后缓缓放松。她隔着大约十几步的距离,不避不让地和陆翊臣对视。

  男人穿着暗蓝色衬衫,领口微微敞开,身形修长挺拔,五官同记忆中并无二致,出色得宛若天成。但微微绷起的嘴角却让人无法忽视他身上属于上位者的压迫气息,他比当年多了股属于成熟男人的稳重。

  郁安夏垂眸。

  两人离婚时闹得并不愉快,更何况他不喜欢她,结婚也只是因为当时有了孩子,她从未抱过复合的心思。  

  但他们还有个女儿,她和陆翊臣约定的五年之期已到,她会带着嘉嘉回来定居。以后要探视悦悦,必然少不了和他接触。

  思及此,郁安夏重新看向他,刻意扯起嘴角,准备向他释放一个善意的笑容。

  既然有所求,那她也不在乎放低一些姿态。

  只是刚扯了一半,陆翊臣冷冷睨她一眼,仿佛根本不认识一样转身上了不远处一辆布加迪威龙。

  郁安夏嘴角的笑不上不下地顿住,异常尴尬。

  看着他身边那女孩子匆忙瞥她一眼便急急追了上去,郁安夏微微抿唇,撇去心头那一抹不快,朝自己开来的卡宴走去。

  邱良见陆翊臣对她似乎并不上心,刚刚熄下去的心思又浮了起来,只是眼角瞥到那辆布加迪还在原地,并不敢太放肆,只追上去隔着半降的窗户弯身道:“过两天我再约你出来。要不,我上门去拜访一下你父亲也行。”

  郁安夏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旋即升起车窗踩了油门。

  目送卡宴汇入车流之后,一直抿唇不语的陆翊臣才吩咐司机开车。

  “哥,那个女人你认识吗?”

  说话的便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他姑姑的女儿,时萧。

  陆翊臣没有接话,倒是坐在前排副驾驶上的助理梁宏见老板面上并无不悦,遂回过头答道:“是悦悦小姐的母亲。”

  那不就是……前表嫂?!

  时萧恍然大悟地拍了下脑门:“怪不得我看她觉得眼熟呢,你们结婚那会儿我还看过她的照片来着!”当时,他们一家身在国外。她妈刚生了弟弟不久,身体不好便没有回来参加婚礼,她也没见过郁安夏。

  突然想到什么,时萧若有所思地看向陆翊臣:“哥,你今晚好奇怪。潇潇私语明明是情侣约会的地方,你非带我来这吃饭……难道说你早就……”激动的神情在陆翊臣冷眼看过来时戛然而止。

  时萧暗自扁嘴,斜着眸偷偷觑了陆翊臣一眼,可从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压根看不出半点情绪。

  “陆总。”梁宏半侧着身子回头看他,忍不住开口,“邱少是三个月前离婚的,他的风评似乎不大好。”

  见陆翊臣并未阻止,梁宏顿了顿,继续道:“我妹妹和他前妻是同学,关系很好,据说是因为家暴离的。不过邱经理和邱太太给了女方一大笔钱封口,这事才没传出来。”

  话音落,车厢里陷入了诡异的沉寂。

  好一会儿,陆翊臣才漫不经心地抬起眼皮看向他,语气冷淡:“他风评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梁宏哑然。

  陆翊臣素来威严冷漠,梁宏见他沉了脸,识趣地将身子转回去,再不敢多说半个字。

  晚上九点多,郁安夏开车回到郁家别墅。

  郁叔平和郁老夫人在客厅等着她。

  “今晚相亲怎么样?”郁老夫人难得和颜悦色地和她说话。

  她是郁叔平多年前从福利院里抱回来的养女,来郁家时才六岁,郁老夫人第一次见她厌恶之色便丝毫不掩。所以,可以一而再用她来换取利益。

  郁安夏微垂眼睫,片刻,微微笑道:“老夫人,六年前我嫁给陆翊臣时郁家已经让人笑话过一次卖女求荣了,不需要再来第二次。”

  郁家根基不深,郁伯康和郁叔平没有郁老爷子在商场上独具的眼光和智慧,六年前的一次金融危机,要不是和陆家联姻缓解,恐怕郁氏早就破产了。如今出了问题又要故技重施,不怪当初她嫁给陆翊臣之后外界冷嘲热讽不断,郁家的手段,实在是见不得人。

  又看向郁叔平:“爸,我明天搬去酒店住,工作室的事情还没落实下来,我少不了要在市里多看几个地方。老夫人前段时间中风刚刚好了点,我怕进进出出的打扰到老人家。”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