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衣香
侯门衣香

侯门衣香

风雨归来兮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19-04-21 06:13:01

天武国第一美男,光风霁月、英明神武的镇国公世子,最近新得了一种难以启齿的病。   隔壁广平侯府的世子夫人撩他,他气,气她不守妇道,勾引男人;   隔壁广平侯府的世子夫人撩别人,他更气,气她不守妇道,勾引别的男人!   气得人都冒烟了,怎么办?   那就想办法逼她和离,再想办法娶回家锁起来,看她还怎么撩人!   (......要撩也只能撩他一个人!)   —— 时装界鬼才之称的陆心颜,一觉醒来变成广平侯府弃乡下的新婚世子夫人。 为了谋夺她的巨额嫁妆,婆婆相公与小妾联手给她下毒! 想休了她?她只接受休夫! 利用前世的时尚触觉,为京城贵妇人定身打造独具特色的服饰,一举成名! 之后当众休了渣夫,回了娘家安康伯府。 哪知逃了狼窝又入虎口! 陆心颜只好想起另外的法子:再嫁! 目光瞄准对她深恶痛绝的萧世子。 萧世子:休想! 陆心颜:呵呵! 设计赐婚,约法三章,谈钱不谈爱!陆心颜顺利成了萧家妇! (互宠双洁一对一)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龙爷和梳云(完)(新文已开,求收!)

一、验清白

  天武国,京城郊外某个庄子。

  长夏正午,阳光烈烈。

  青绿色葡萄架下,一身银红色单薄夏衣的女子,正趴在软榻上,睡得香甜。

  如水秀发铺满背,身形玲珑优美。

  微风穿过葡萄架,轻薄的裙身随风清扬,伴随着几声夏日蝉鸣,一切静谧美好。

  “小姐,小姐!”焦急的少女呼喊声由远及近,打破宁静。

  榻上女子被惊了美梦,恼得翻身,肆意地伸了个懒腰后,露出一张惊艳绝伦的容颜。

  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杏眼琼鼻,柳眉桃腮,雪肤樱唇,眉宇间尽是张扬。

  衣襟松松散散,露出绣着并蒂莲的妃色肚兜和些许雪肤。

  女子张嘴就打了哈欠,嫩若葱段的小手轻轻掩了掩,似醒未醒的慵懒模样,媚态横生,胜过世上任何一副动人的画卷!

  来的是个十二三岁的青衣小丫鬟,见到女子这般神态,一时看傻了眼,忘了自己来的目的,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

  “小荷,什么事?”女子的声音悠扬清脆,如月下风笛,因为刚醒,带着些许软糯,听得人心好像泡在缠缠绵绵的糖丝里。

  小荷不自觉红了脸,“小…小姐,夫人派人来了。”

  “让田管家打发了就是。”女子蹙起眉,那模样也是动人之至,“又不是第一次派人来,何必这般大惊小怪?”

  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扰她美梦,实在不该!

  “可是李嬷嬷跟之前来打听消息的人不同,她是奉夫人之命,前来…前来…”小荷耳朵都红透了,双眸眨动,羞涩得根本不敢看人。

  “来干什么?”

  “夫人派老身来,是为少夫人您,验清白!”

  高傲的苍老声音响起,陆心颜美眸微抬。

  一个上穿绛紫色丝绸窄口罗衫下配黛色长裙,脊背挺得老直的老妇人,正以高高在上的姿势,站在小院入口处俯视她。

  绛紫配黛色,又老又俗,三个字,丑到爆!

  陆心颜冷哼一声,未加束缚的长发随风飘荡,妃红色肚兜露出一角,“一个老奴才,哪来的资格?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小荷,赶走~”她拉长语调,声音慵懒动听,扭身趴回榻上。

  李嬷嬷被她的怠慢气得不轻,看向榻上毫无仪态、却又绝美动人的陆心颜,身体气得一颤一颤的,“夫人的吩咐,老身不敢不从,请您务必配合!”

  “谁让你来找谁去,别烦我!”软榻上的陆心颜懒得翻身。

  “既然少夫人不配合,那就休怪老身不客气!”李嬷嬷气势十足,一招手,四五个随她一起来的仆妇,立马站在她身后,个个膀大腰圆,将小院门口堵的死死的,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少夫人,夫人这么做,都是为了您着想!三天前晚膳后,您突然不知所踪,半夜回来时全身尽湿,衣衫破烂,不能不让人多想!为了堵住悠悠众口,夫人才派老身前来为您验一验,以证您的清白!您不要不识好歹!”

  听闻此言,陆心颜坐起身,似笑非笑道:“为我着想?为我着想会鼓励他的儿子和我的丫鬟一起?为我着想会在新婚夜怂恿他的儿子不来我房里?为我着想会挑拨侯爷送我到这乡下庄子里?为我着想会让我身边的刘嬷嬷与小婷给我下药,然后找人想毁我,让我犯下苟且之罪休我回府,夺我嫁妆?!若不是我早早察觉有问题,在冷水里泡了一夜,不然就真着了你们的道!”

  这个时代与人苟且犯了罪的妇人,轻则被休回家,重则浸猪笼,而她带到夫家的嫁妆,将尽数归夫家所有!

  广平侯夫人江氏不知从哪知道原主嫁妆丰厚得吓人,起了贪恋,这几个月来搞出那么多事都是一个目的:休了陆心颜,夺了她的嫁妆!

  陆心颜字字句句锐利如刀,看着不由后退两步的李嬷嬷,手指卷起一缕乌发,淡淡道:“回去替我谢谢她的好意,我侥幸躲过一劫,清白得很!至于刘嬷嬷与小婷还有你们准备好的男人,已经被我发卖了。”

  “少夫人,清白不清白,可不是您空口说了算!须老身验过方知!”李嬷嬷大义凛然。

  陆心颜双眸低垂,凝视着手指上的发丝,懒懒道,“若是我不让你验会如何?硬来?那就硬来呗!”

  她松开发丝,突然抬眸,明媚一笑,在李嬷嬷几人被她笑颜晃花眼的瞬间,提高音量,霸气道:“青桐,将她们扔出去,不用客气!”

  话音刚落,一个身形修长的少女,无声无息的,突然就站在了几人面前。

  她十七八岁模样,身量颇高,比刘嬷嬷几人均高出大半个头。

  一身青色劲装,青丝高高竖起成悬垂的马尾,眉眼凌厉,红唇紧抿,压迫人的骇人气势,从她美丽的丹凤眼中溢出。

  几个仆妇被那气势吓到,后退两步,为首的李嬷嬷色厉内荏地道:“少夫人,老身此次前来,代表的是夫人!你若羞辱老身,如同羞辱夫人!这样的后果,你担得起吗?”

  没人理会她,少女青桐身形快如闪电,冲向几人。

  也不知她怎么出的手,待她返回原地时,李嬷嬷几人已像沙包似的,被扔在门外的青石板上。

  一阵鬼哭狼嚎声传来,夹杂着“哎哟我腰断了”,“你压到我的手了!”

  陆心颜似有些不忍,“青桐,让白芷给她们检查检查,别说我欺负老人家!”

  “是!”青桐的声音很有特色,带着一种金属特有的质感。

  她应声而去,修长马尾随风而荡,从头至尾面无表情,似乎很听话的样子。

  小荷被这变故吓傻了,“小…小姐,您扔了夫人的人,万一哪天回去侯府了,怎么交差?”

  “小荷,我再提醒你一次:在我娘的庄子里,夫人只有一个!至于那个女人,喊她广平侯夫人!”

  “可夫…广平侯夫人是您的婆婆。”小荷小声道。

  “亲娘只有一个,婆婆嘛,今天还是,谁知道明天还是不是~”陆心颜冲她眨眨眼,意有所指。

  小荷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接口。

  “行了,下去吧,我要继续午睡!没事别来打扰我!”陆心颜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秀眸紧闭,长睫如扇。

  小荷欲言又止,似想说什么又不敢多说,最后只好道:“知道了,小姐!”

  世界终于清静,只有风吹过葡萄叶,动人的沙沙声。

  长日漫漫催人昏昏入睡,青绿葡萄架挡住了阳光,睡在下面清风拂过,很是清爽,正是好眠的时候。

  陆心颜却睡不着了。

  她本想继续刚才的梦,让梦中那个可恶的男人痛苦不堪,以解心头之恨!

  可惜做了一半,被人惊扰,再也无法入梦。

  三天前,她一觉醒来,从现代繁华都市的一名鬼才设计师,魂穿到这个从未听说过的天武国,成了广平侯府弃乡下的新婚世子夫人。

  那时她躺在一处岩洞里,脑门生疼,浑身发热!

  睁开眼后,看到不远处有个雄性物体,以和尚打坐的姿势,端坐在水中。

  那男子长着一张惊艳众生的脸,二十左右的样子,剑眉入鬓,星眸紧闭,鼻梁高挺,面若刀削。

  五官深邃俊朗,气质冷淡如霜。

  宽阔肩膀肌肉微凸,隐约有块拇指大的红色胎记。

  好一个光风霁月、完美到令人窒息的帅哥!

  她当时赞叹不已,被本能驱使走过去,刚靠近,便被男子一掌拍飞,直直跌落岩洞深处,附带一声宛若琴音、低沉恼怒的声音,“滚开!”

  被他拍中的肩膀处,火辣辣地痛,陆心颜气得骂娘,好一个伪君子、小气鬼!那么大义凛然干什么?

  岩洞深处水温较低,陆心颜泡了大半个时辰后,临走前看到男子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如纸,似乎生了重病。

  她心底邪恶顿生,游过去,伸出柔若无骨的芊芊玉手…

  不过片刻,陆心颜冷哼一声,抽手就走!

  如今过了三天,陆心颜每每想起那晚,男子用那动听到要死的声音,叫她滚,仍是恨不得入那男子梦中,让他后悔求饶!

  “小姐,检查完毕。”一道轻柔的女声打断她的回忆,“李嬷嬷几人怎么处理?”

  此时前来的是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面容秀雅清丽,气质淡雅温和,像一朵惹人怜爱的小雏菊,只是肤色带着不正常的苍白,阳光下几近透明。

  “让田管家派人送回去。”陆心颜微微抿唇,绝美的笑容自唇边缓缓绽开,比阳光还耀眼,“白芷,我心肠好吧?”

  心肠好会让力大无穷的青桐姐姐将人扔出去?

  白芷顿了顿,明眸闪动,“我去告知田叔。”

  陆心颜不喜欢她们在她面前自称奴婢。

  白芷走后,陆心颜继续躺下,发誓要重入刚才的梦,在梦中对那男子使出七十二般手段,让他悔不当初!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