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男神狠欠揍
国民男神狠欠揍

国民男神狠欠揍

听风画雨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19-12-20 01:09:20

她是太乙神界药宗的傀儡少宗主,可是,谁又知道在她懦弱无能的傀儡外表之下,是一颗怎样的强者之心。
一朝继位,一昔背叛,一瞬生死,他的命运会有怎样的变化!
重生到现代,身为学神,他被人崇拜,身为影帝,他被人追捧。
斗渣,拍戏,探墓,赌石,凡是有趣的,一件都不放过,过得是何其潇洒。
当阴谋再现,却恍然发现自己身世成谜,他又会怎么抉择......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你是我的,永远

第1章 身陨

  天是那么的蓝,水是那么的清澈,人是那么地...风风火火。

  “少宗主,少宗主,明天就是你的继位仪式了,你怎么还在这躺着啊!快点去准备准备啊!不然,明天出意外了怎么办,宗主继位仪式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各大家族可都会来祝贺,就连之前一直在人间流浪的天枢大人也会前来,您老就不能长点心嘛!”一侧,身穿白色古装的少年正焦急地对椅子上坐着悠然自得的少年吼道。

  “行了行了,吵死了,沐子,你就不能让你家少宗主好好休息会儿吗?我是真的累了,你都不知道,昨晚我忙到凌晨才休息的啊!”趟椅上,少年眉目如画,精致的五官,一袭艳丽的红装穿在少年身上非但没有显得庸俗,反而更是千娇百媚,泛滥的桃花眼迷离地看着沐子,看得沐子不由地脸红了。

  “少宗主,你这哪里是忙啊,我可是看到了,昨天凌晨的时候你还和白枫少爷一起喝酒聊天呢。”沐子无情地拆穿了少年。

  “......”

  “真是不可爱,还不如小白呢!”简苏说道,不满地翻了个身,背对着沐子。

  “可是少宗主...”

  “你急什么啊?不是还有长老们吗?如果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还要他们有什么用!”简苏说道,也不再理会身后的沐子。

  #这么蠢的手下,不想要了怎么破...

  “对啊!这次继任仪式由长老们主持,而且还是长老们让少宗主早点继任的,所以...他们应该会准备妥当的吧!”沐子嘀咕到,豁然开朗啊!随后看了一眼自家不靠谱的少宗主,果断离开。

  沐子离开后不久,简苏才转过身来,眼神不再是迷离的,目光复杂地看着沐子离开的方向。

  “傻沐子,即使继任了宗主又怎样,还看不清现在的局势吗?现在的药宗早就成为了大长老的囊中之物,让我继任,只不过是因为我是少宗主,不想背上世俗舆论罢了。”

  “父亲,我对不起你,我没有守住药宗,不过,没关系,你等我,明天...我就带整个药宗过来陪你。”简苏说完,眼中闪过一丝狠决,转瞬即逝,很快就又恢复之前慵懒的样子。

  ......

  次日,药宗广场上,人山人海,好不繁荣,祭台上,简苏讽刺地看着下面。

  “呵,来祝贺的,不尽然吧!”简苏小声嘀咕道,嘴角扯出一抹诡异的笑。

  辰时一到,大长老走上祭台,手里捧着掌门令,“毕恭毕敬”地走到简苏面前。

  “继药宗开山立派以来,一直繁荣昌盛,慕名而来者不胜之多,今药宗迎来了一个重要的日子,上任宗主仙逝已久,虽有各位长老守着,但药宗不可一日无主,即长老们决定,药宗少宗主简苏已经可以担此大任,随即继任为宗主,以示天下!”大祭司上前一步说道,话落,退下。

  大长老来到简苏面前,把宗主令双手奉给简苏,简苏漫不经心地接过宗主令,拿在手里打量了一下,只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宗主令...是假的。

  “呵,我说呢,那么豪爽的把令牌就这样给我了,原来是在这里动了手脚。”简苏不动声色地想到,面上依旧是一脸的漫不经心,好像完全不关注这令牌似的。

  “还好简苏对令牌不上心,要不然被发现这令牌是假的,还不得大闹一场。”大长老时刻关注是简苏的行为举止,看到简苏好像并没有看出那块假令牌时,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他认为,简苏是没有见过宗主令的,所以他才敢那么大胆地高仿了一块宗主令,只是他哪里知道,简苏不仅见过真正的宗主令,还一眼就识破了这块假的宗主令。

  大祭司见简苏接过宗主令后,再次上前一步。

  “今日大局已定,简苏成功继任为我药宗宗主,良辰吉日,贺喜简苏成为我药宗第七百二十四任宗主。”大祭司说完,再次退下,把祭台留给简苏。

  “感谢各位在今日来我药宗贺喜捧场,只是,不知各位是来看笑话的,还是真的来捧场的?”简苏轻笑道。

  “简宗主这是何意,我们来有什么笑话可看的,当然都是来贺喜的啊!”

  “就是啊,简宗主今日继任,我等受家族之托前来贺喜。”

  祭台下的人听了简苏的话,不由得邹了邹眉,觉得不妥,很快就有人反驳了。

  “哦~是吗?那简苏在此就谢谢各位了,不过大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得,各位心知肚明。”

  “简苏。”大长老呵斥道,不知为什么,见简苏如此,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嗯?怎么了,大长老。”简苏故意把大长老三个字咬地很重地问道。

  “来者皆是客,不得无理”大长老义正言辞地提醒着简苏。

  “嗯,都是客,都是你请来的客,关我什么事,不如这样吧,既然是你的客,这样在客人面前撒谎隐瞒好像也不好啊!你把真正的宗主令拿出来,让大家也见见眼啊!”简苏轻笑地说道。

  “你...你说什么,什么真令牌,简苏你不要血口喷人。”大长老脸色一变,有些惊乱地看着简苏说道。

  “呵,大长老,你以为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了?先是把不满你的长老们杀了,然后再让你的人易容成各位长老,然后又把药宗重要部门全部换成你的人,野心勃勃想要整个药宗,你好大的胆子。”简苏一步一步地拆穿了大长老的真面目。

  “哈哈哈,那又怎样,现在药宗已是我囊中之物,你,不过是一个我选中的傀儡罢了,又有什么用。”大长老见计谋被拆穿,索性也不装了,一脸蔑视地看着简苏说道。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枉我们老宗主那么信任你,当年你还是孩童的时候你还是被老宗主捡回来的呢!现在你却恩将仇报,把整个药宗私自划到你的名下,你这样做,对得起老宗主吗?对得起宗主吗?”一边沐子听到大长老的话,立刻跑到简苏面前去护着简苏,看着大长老,沐子感到了一阵心寒,和嫌恶。

  “那又怎样,现在药宗都已经是我的了,简苏,你真不该,如果你不拆穿我的话,你就是宗主了啊!锦衣玉食,我也还是大长老,我们毫不相干,但是...你这是在自找死路啊!”大长老阴险地说道。

  “自找死路?呵,我本来就没打算独活,没守住药宗是我无能,但是,你也别想好过。”简苏说道,一把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沐子,双手在胸前飞快地结印,一个繁琐复杂的灵阵慢慢成型,一个瞬息,灵阵启动,笼罩着整个药宗。

  “沐子,照顾好自己,不要有执念,我希望你,以后的日子里过得开心,我不在了,你要记得想我啊!”简苏复杂地看着沐子,双手再次结印,一个金色球形保护罩把沐子罩在里面,随即,简苏使出全部的灵力,把沐子推离了药宗之处千米开外的荒郊。

  “不,不要,宗主,沐子要陪着你,保护你,这是沐子的职责。”沐子被困在保护罩里吼道,但是没用,简苏已经下定决心了。

  对于沐子,简苏不愿意让他和自己同归于尽,沐子是无辜的,他不会错杀。

  “你...你偷学了药宗禁术,简苏,你好大的胆子。”大长老见简苏结阵时,就自觉有问题,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惊恐地看着简苏。

  “是啊!那又如何,这可是锁灵阵,一切在阵内的生灵都会被毁灭,不论是人还是什么,呵,药宗,我守不住,也不会让他落入奸人之手。”简苏说道,眼神异常地坚定,不在理会任何旁人,双手再次结印,锁灵阵启动,一道金光笼罩了整个药宗,金光越来越小直到散尽,药宗即药宗所有的人和物,消失殆尽,无一存留。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