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宫凤华
六宫凤华

六宫凤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3-12-01 18:01:08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 谢贵妃,熬死所有仇人,在八十岁时寿终正寝含笑九泉。 不料一睁眼,竟回到了纯真善良的时期。 ---------- 小情建了书友群,群号六九三九二六八四九,欢迎书友们加群~(#^.^#)~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新书《度韶华》已发布~

第一章 姨娘

  大齐,建文十年。

  谢府。

  阳春三月,春意融融,草长莺啼。

  这等时节,最宜泛舟湖上,烹一盏清茶,悠然品茗。或邀一两个闺阁好友,在园中漫步,赏花戏蝶。

  再不济,还可以坐一坐暌别了数十载的秋千架。

  不管做什么,都比听人哭强多了。

  谢明曦心里暗暗唏嘘。

  明亮的阳光透过窗外斑驳的树影,撒落在谢明曦的脸上。

  白嫩如瓷的小脸透出粉嫩的红晕,弯弯的眉下是一双清澈黑亮的眼眸,不笑时也带着三分笑意。

  脸颊上梨涡浅浅,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菱形的红润小嘴。

  乌亮柔软的头发梳作双平髻,缀以红宝石镶嵌而成的珠花,两缕发丝垂在圆润小巧的耳边。脖子上戴着同样缀着细碎红宝石的赤金项圈。

  一袭娇嫩的鹅黄色衣裙,映衬得她眉目如画,容颜秀美。

  裙摆上绣着盛放的鲜花和几只灵巧的蝴蝶。春风轻拂,裙摆微扬,蝴蝶似在花间跳跃起舞。

  十岁的稚嫩少女,犹如枝头花苞,尚未绽放,已初露倾城风姿。

  寿终正寝安心合眼后,竟又重生而回至十岁稚龄。

  老天委实待她不薄!

  ……

  孝昭静淑明惠文德太皇贵太妃。

  这是谢明曦死后的谥号。

  十四岁为皇子侍妾,十八岁成了宫中最低等的美人。二十岁生下一子,二十六岁升至妃位,三十岁时被封为贵妃。

  她无皇后之名,却执掌后宫凤印。

  再之后,建武帝身故,她的儿子建初帝继承皇位,三十五岁的她做了贵太妃,权掌后宫。

  只惜儿子命短福薄,金銮殿里的龙椅坐了五年,便重病身亡。四十岁那一年,她的长孙建平皇帝继位。

  年仅四岁的幼帝,睁着天真懵懂的双眼,被她搀着坐上龙椅。

  她细心教导抚育幼帝长大成人。

  年轻的建平帝击垮外敌,平定番乱,力挽狂澜。内忧外患岌岌可危的大齐在建平帝的励精图治下,繁荣富庶,名扬四海。

  她居功至伟,却无染指朝政权倾朝野的野心。功成身退,安闲地做着太皇贵太妃。也因此被众臣百姓敬仰,更为建平帝敬重信赖。

  前半生的勾心斗角挣扎浮沉,换来了后半生的显赫风光。

  历经四朝变换更迭,她这个身份低微的谢府庶女,步履艰难,却坚定不移地步步向前,终至后宫之巅。

  活到八十岁,她寿终正寝。建平帝亲自跪灵,恸哭三日。皇室宗亲和有品级的诰命女眷跪满琼华宫。

  她的一抹残魂在琼华宫驻留七七四十九日,直至下葬的那一日,才彻底烟消云散。

  重新睁开眼的那一刻,她惊愕地发现,自己未曾转世投胎,反而在十岁之龄的春日醒来……

  是因为她少时懵懂无知,历经坎坷?

  还是因为她不识人心险恶,饱受折磨?

  所以老天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让她有机会弥补少时的遗憾和痛苦?

  数十载的漫长时光,早已将她心头的怨怼不甘消磨殆尽。曾经的善良怯懦卑微,现在想来只觉分外可笑。

  秀美可人的少女皮囊下,是历经磨难无比坚定强大的谢明曦!

  这世上,再无人能伤她一丝一毫。

  便是眼前哭哭啼啼的生母丁姨娘,也不能!

  ……

  “……明娘,我的命真苦。”

  梨花带雨一脸泪痕的妇人,抽抽噎噎断断续续地哭泣,右手紧紧攥着谢明曦的衣袖:“当年我真不该一时心软,让出正房夫人的位置。什么二夫人,还不是做妾!”

  “更不该被你爹花言巧语哄得昏了头,任由他将你大哥抱走。说是权宜之计,儿子迟早会回到我身边。都是骗人的鬼话!”

  “如今元亭已十四了,见了我这个亲娘冷冷淡淡,便如没看见一般。”

  “我这心,就如吃了黄莲一般,苦不堪言。”

  “明娘,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年已三旬的丁姨娘,常年养尊处优,穿着锦衣华服,吃着山珍海味,保养得当。

  一张尖尖的瓜子脸,秀眉杏眼,皮肤白皙,纤弱美貌,楚楚动人,看着只如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妇人。

  此时,丁姨娘泪水盈盈的美目露出凄然。

  便是铁石心肠,也要化为绕指柔。

  年少时的她,还不懂哭得越美的女子越会骗人的道理,更不知丁姨娘以泪水为利器。每次丁姨娘这般哭诉后,她便心疼不已,然后事事依着丁姨娘的心意……

  谢明曦稍稍心疼一回年少天真懵懂的自己,不着痕迹地抽回衣袖。

  心灵脆弱的丁姨娘,被女儿的“无情”举动惊到了,泪水连串滑落:“明娘,莫非你也嫌弃我这个懦弱无用的亲娘了么?”

  呵!

  狠得下心肠将亲生女儿推进火坑的女人,怎么会是懦弱无用之辈?

  是当年的她心盲眼瞎才对!

  谢明曦露出疑惑之色,声音清甜悦耳:“姨娘哭了半天,到底要我做什么?”

  丁姨娘不哭了,用期盼的眼神看了过来:“明娘,我想独自见一见你大哥,和他说几句体己话。”

  “我是妾室,不便直接去你大哥的院子。你就不同了,你和元亭是亲兄妹,去了也不惹眼。”

  “你去告诉他,我在兰香院里等他。”

  果然又要推她出来做挡箭牌!

  谢明曦静默不语。

  谢明曦没有及时接过话茬,丁姨娘心里略略有些不愉。

  不过,她并未动气,反而红了眼眶:“我知道这么做为难你了。郡主最重规矩,知道此事少不得要斥责你一顿。只是,我只你这么一个亲生女儿,不指着你,还能依靠谁?”

  谢明曦目光微微一闪,温言道:“姨娘一心待我,我当然知道。”

  “一心”待她!

  “一心”将她当成棋子!

  为了谢元亭的前程未来,可以牺牲她的一切!

  才名,清名,亲事……甚至性命。

  丁姨娘心中暗喜,目露希冀。

  “只是,还有几日,就是书院月考。大哥需专心温习,以备考试,分心不得。”谢明曦微笑说道:“待大哥过了月考,姨娘再见不迟!”

  丁姨娘:“……”

  丁姨娘未料到谢明曦竟会拒绝,震惊地忘了继续哭泣。两滴眼泪在目中将落未落,眸光盈盈,惹人生怜。

  谢明曦的亲爹谢钧,出身寒门,年少时才高八斗俊美无双。进京赴考前,和貌美多情的表妹丁含香立下口头婚约。郎情妾意,一夕缠绵。

  没曾想,谢钧一朝高中探花,被淮南王府的永宁郡主相中,招为郡马。

  已珠胎暗结的丁含香,忍屈受辱地退让,做了谢钧的二房妾室。

  永宁郡主一直住在自己的郡主府,每逢初一十五才会回府。丁姨娘平日代为执掌谢府内宅。

  每逢初一十五这两日,以妾室之礼伺候主母的丁姨娘便会格外委屈,少不得要哭上两场……自然都是在谢明曦面前哭。

  丁姨娘倒是想在谢钧父子面前哭上一哭,可惜一个去官署应卯当差,一个在书院里读书。唯有谢明曦在身边。

  谢明曦在丁姨娘震惊的目光中起身:“没别的事,我先回春锦阁了。”

  丁姨娘不假思索地起身,拉住谢明曦的手:“明娘,你是不是生娘的气了?”

  姨娘,娘!

  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年少无知时,她被丁姨娘哄着私下喊娘。后来被嫡母得知,被罚禁足三个月,抄了百遍《女诫》。

  嫡姐谢云曦故意将此事宣扬出去,她也因此事成了众人笑柄。

  “姨娘待我这么好,我怎么舍得生姨娘的气。”谢明曦微微一笑,笑意未及眼底。

  并未张口喊娘!

  丁姨娘心里暗暗失望,正想再哄谢明曦。

  丫鬟文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启禀二夫人,郡主派人来传话,请二夫人和三小姐去雍和堂。”

  ……

  雍和堂,是谢府主母的居处。

  永宁郡主极少住在谢府,雍和堂里大多空着,颇为冷清,远不及丁姨娘的兰香院热闹。

  丁姨娘这辈子最大的祈愿,便是住进空荡荡地雍和堂里,哪怕是住上一日也成。可惜,自她以贵妾之礼进门的那一日起,便再也没这个资格。

  穿着杏红色罗裙的丁姨娘,在踏进雍和堂的那一刻,心情颇为复杂。

  怨怼不甘中,混合着永难诉之于口的嫉恨羡慕。或许,还有一丝自己永不肯承认的无法相提并论的黯然。

  谢明曦低声提醒:“待会儿见了母亲,姨娘可得恭敬些。母亲身边那位赵嬷嬷难缠的很。”

  永宁郡主幼年丧母,当年的李皇后怜惜她无人教养,将她接进宫中养大。直至十五岁及笄,永宁郡主才回了淮南王府。

  这个赵嬷嬷,是如今的李太后赐给永宁郡主的教养嬷嬷。便是谢钧见了,也得毕恭毕敬格外客气。

  丁姨娘这些年在赵嬷嬷手中吃了不少闷亏。被逼无奈地在永宁郡主面前收敛了“动辄哭泣昏倒”的“柔弱”做派。

  嘴硬心软,到底关心她这个亲娘。

  丁姨娘面色稍霁,冲谢明曦欣然一笑。

  谢明曦又道:“姨娘若是言行不妥挨罚,我也会受牵累。”

  丁姨娘:“……”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