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宗她不干人事
小祖宗她不干人事

小祖宗她不干人事

笺九九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1-12-12 14:01:32

(新书甜宠文《病娇妖神他总对我心怀不轨》已开,欢迎转场噢~) [面萌人狠超A女主VS绝美腹黑禁欲系男主] 冥府一向太平,某日却来了个祖宗,跟人沾边的事完全不干。 一阎王泪眼婆娑:小祖宗,咱们还能愉快的做上下级吗? 小祖宗眼睛一亮:不然一阎王的位置让给我? 一阎王:呜呜呜… 十阎王鼻青脸肿:你这等孤魂野鬼,该打入十八层地狱处极刑。 小祖宗笑着点头:好主意,我已许久未去蹭酒了。 地狱鬼吏闻之色变:求祖宗放过,酒早就被您搬完了。 小祖宗放话:顺我者我护你,作对者弄死你。 呜呼哀哉,众人齐呼:祖宗威武! 那开挂的路上会翻车吗?答案是Yes! 自从那位主子回来,小祖宗车技不稳,开始一路翻车,权衡之下,决定开溜。 某人挡在门口:想去哪?偷亲本君?又睡了本君?占尽便宜就跑?始乱终弃?不负责? 小祖宗:磨磨唧唧,我让你把便宜占回去行不行? 某人笑意深沉:甚好! 小祖宗:那一言为定,这事完了咱就两清。 latet…… 小祖宗整个人都傻了。 这是睡吗?这踏马是睡吗?她一整夜都没合眼好嘛? 司玄:两清是不可能两清的,上了本君的床,你就逃不掉了。 某狐狸:艾玛真香! [超甜爽文+强强联合+事业爱情两不误]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作品感言

001.楔子

  今夜的月格外圆。

  月光一视同仁的撒向整片大地,穿过漂浮的碎云,萤火纷飞的半空,枯叶满枝的山林,一直往下,照到了悬崖深处,发出幽幽的光亮。

  它是安静的,安静到周围没有任何的虫鸣鸟叫,风啸叶击。

  可它亦是喧嚣的,在凡胎不可见之处,它肆意的嘶咬,吞噬,一切虚浮缥缈乱影,不过是它掌控下作恶的小丑。

  腐烂如堆的尸海里,发丝散落的少女蓦地睁开眼,尖锐的指尖准确无误的掐住恶鬼的脖颈,再刺进,几滴黑色的液体顺着她的指尖缓缓流到了手腕。

  “给我,给我啊!”被掐住的恶鬼嘶声力竭的叫着,并未因此放弃,凸出的眼球贪婪地盯着面前面无血色的少女,四肢浮在半空中毫不协调的扭动着,着了魔一般要朝少女扑过去。

  少女歪了歪头,骨头咯吱地响,在黑夜里显得尤为动听,一双乌黑发亮的眸子冷森森地盯着面前惨叫的鬼,幽暗的光里,像一个腹黑嗜血的暗夜之神,突然苏醒,幽幽道出声:“谁给你的胆子,敢来和我抢?”

  少女的声音沙沙的,慵懒又倦怠,像是许久未说过话,纯真的面容跟阴沉的神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看了有些恍惚。

  她是这片湮灭于世间的尸地的引领者,从生出意识的那刻起,就成为这里比厉鬼恶魂更恐怖的存在,不死不灭。

  那鬼的眼睛在少女的身上死死的定住,丝毫未有收敛,甚至如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一般,整张脸扭曲的愈发厉害,尖锐刺耳的声音回荡在这片阴气萦绕的尸地,好像要将这里的一切撕裂。

  少女略略皱了皱眉,随即伸出的手干净利落地一挥,临空划出一道长影,顿时,安静的听不见任何杂声,刚才那叫嚣的鬼再看去早已烟消云散。

  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吵到她休息。

  少女收回手细细检查了遍,盯着刚刚黑了的一块肌肤,眼中的懊恼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倦容散漫。

  她又杀鬼了?再这样下去她岂不是太孤独?罢了罢了,恶鬼杀了也算是为民除害。

  很快,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衫,淡淡瞥了眼远处撕咬缠绕的鬼魂,又重新寻了个安静的空地躺下,独自享受着漫无边际的黑夜。

  她不记得自己待在这有多久,可能几年,几百年,甚至更久一点,对时间的麻木,亦是她对自己的麻木,麻木她过去的恨与不甘,随遇而安,让她逐渐习惯了这个地方。

  不过,今晚的风好大,她好像很久没感受过了。

  少女悠然地闭着眼,细细的嗅着枯枝残泥的味道,任凭轻风随意撩动着她的发丝……

  “从未见过有人在尸体里,也睡的如此安然。”

  是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少女脑子里一阵眩晕,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觉。

  男子见少女不理不睬,便又向前走了几步,俯身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修长冰凉的手指划过少女的脸庞,像一把刀子,一直划到下巴,在少女耳侧,轻轻念着:“苏,沅,昭,好久不见。”

  少女的睫毛颤了颤,睁开眸子,淡漠的眼中没有一丝情绪,看着面前邪肆妖媚的脸,飘扬的银白发丝下,男子一双红棕色宛如粹宝般的剪瞳,微微泛着华泽和涟漪,血色的唇勾着诱人的弧度,在黑夜中,显得危险又迷人。

  少女咽了咽口水,长得真是好看。

  “苏沅昭,你真是让本座,找得好辛苦。”

  人是挺美的,就是有点骚。

  少女伸手拿开抵在自己下巴冰冷的手,缓缓站起身来,感受周围突然空荡荡的一片,扶了扶额头道:“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什么苏沅昭,也并未听说过这个人。”

  “哦?,是吗?”男子挑了挑眉,以极快的速度来到少女身侧,阴阳怪气的笑出了声。

  “怎么?在这个地方待了几百年,当初威风凛凛的天界女将军已经懦弱到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认?”

  少女蹙了蹙眉,转身欲走,却被男子拉住手臂,死死的扣在了原地,无悲无欲的眼睛对上嚣张挑衅的血眸。

  “本座认识的苏沅昭可不是这样的。”男子开口,压抑的气息像禁锢人的牢笼,那双眼仿佛早已看透了一切。

  少女脑子中千回百转的浮现过去的回忆,像是梦境,虚浮华丽,转瞬而逝。

  转身对上男子逼迫的视线,挑了挑眉,“这位大人,当真觉得我是什么天界将军?”

  说罢,便朝男子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还不待男子反应,少女便将手拂过脸,再看到,是一张血淋淋烂肉,一只只白色的小虫蠕动着,眼眶中很空,流出了两行血泪,嘴张得很大,肌肉被硬生生的撕裂开,血肉模糊的要朝男子扑去,像是要吃人。

  这玩意可比这的恶鬼视觉冲击力强多了。

  “苏!沅!昭!”

  响彻深夜的怒吼,惊得山崖之上林里的鸟四处飞窜。

  少女看着现在离自己起码十米远的男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耸拉着脑袋露出尖锐的指甲朝男子飞了过去……

  只是这次她失了算,还未碰到人便被一根黑色的缚魂绳捆了起来,悬着半空中动弹不得。

  “小人!”少女瞬间恢复了原貌,看着下方的男子眼中满是嫌恶。

  “还敢说你不是苏沅昭!”男子捏紧了拳的手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道。

  这世间,唯有苏沅昭知道他最是厌恶这些脏东西,也唯有她才不知死活敢如此放肆。

  “就算我是,你想干嘛?”少女这次没有否认,反问道男子。

  “自然是帮你报仇,灭了天界。”

  少女听完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报仇?我并不想报仇。真是让您费心了,不过,你何必将己的一己之私说得这么婉转呢?”

  看着男子的脸阴沉的厉害,少女笑着继续道:“不如你杀了我,省的我在这不死不灭一个人好寂寞,毕竟,你也不可能得到我。”

  从这个人来的那一刻,她便知她今日逃不掉了。

  “呵!”男子冷笑,“得不得到本座说了算,你是个聪明人,何必要帮着天界那群伪君子,想想你的下场,我若是你……”

  “可我不是你呀!”少女打断男子的话,她不会是他,背叛族人,背叛天界,害得自己族人被降罪却毫无罪恶感。

  “既然你不识好歹,就别怪本座了。”男子满脸阴鸷,他本想留她一分神识,如今看来,倒也不必了。

  男子的手在空中划了几道,化成了一圈红色的光影,手指一推,便将它打到少女身上,抽魂符,锁魂阵,缚魂绳,就算对方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了。

  少女只感觉身上的绳子收得极紧,体内的符如火一般贯穿灼烧着,仿佛要将她的魂魄烧尽...

  他想要提取自己的魂魄,少女极为讽刺的笑了笑,怎么可能呢,这世间,谁都休想控制她,过去是,现在也是。

  “啊……”痛彻心扉的痛伴着声音在这一刻得到释放,光芒消散,少女的尸体重新回到了地面,一动不动。

  男子看着掌心里散发淡白光芒的珠子,眼中泛红,整个人看起来疯魔了一般,“苏沅昭,从现在起,你便是本座的人了,天界,我们一起杀,哈哈哈——”

  男子离开后,这里又恢复了平日的孤魂十里,煞气满天的模样,只是没人注意到,刚刚那具少女的尸体,此时正在暗处散发着点点光亮,微弱的漂浮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