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一笑不负卿
拈花一笑不负卿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一品红文

更新时间:2020-06-02 16:27:07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我要嫁他,不论如何,我要嫁他,瘸了,瞎了,又如何,我只嫁他!”
她抱着决绝的心思,求来的婚书,求来的婚典。
————————————————————
“你骗我?你根本没有受那么重的伤!”
“那又如何,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你非我不嫁!喜服你已经穿上,京城我已经派人四处把守,犹如铜墙铁壁,你,逃不了!”
—————————————————————
新文推荐《娱乐圈之桃之夭夭》
奶狗系小男主,柔软易推倒,可奶可狼,只是狗起来的根本不是人,文已肥,可入手,坚决不亏!
目录

1年前·连载至阅读说明

第1章 终是浮尘

  新帝继位,整顿朝堂,正是人人自危的时候,而此时,新帝却连夜急召护国大将军权子言入宫密谈,次日,权子言大将,被一旨皇书所贬,告老还乡,而彼时的权子言,不过不惑之年。

  护国大将军府被贬之日,已嫁做人妇的将军独女权胜蓝,在得到消息后,本就胎气不稳的她,一时心急,跌下了阶梯。

  七月大的孩子,从权胜蓝肚子里取出的时候,已经成型,是个男孩,权胜蓝在伤心之余还伤到根本,卧床静养长达一年。

  这一整个冬日都是阴沉沉的,终于在昨日下了一场雪,今天便有了难得的好天气。

  笙箫想着今日难得天气这样好好,就扶了权胜蓝出门走走:“夫人,昨日夜里下了雪,院子里的松柏被压折了不少呢!”

  “松柏四季常青,却不够圆滑,腰肢太硬,遇上大雪,只能落个断折的结果!”权胜蓝看着院落里清扫积雪的仆人,淡淡的道,“今年可是府里没派下新衣,怎么个个穿的这样单薄?”

  “新衣在月前便派下了,都是填了厚厚棉絮的棉服,只是这扫雪费劲,容易出汗,出了汗再被这寒风一吹,容易着凉,大伙儿这才穿的单薄些!”笙箫帮权胜蓝拉紧了狐裘。

  “倒是我不懂了!”权胜蓝略微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笙箫轻笑:“夫人懂这些做甚,这些活无论如何也轮不到夫人来做。”

  权胜蓝笑而不语。

  “今年梅花开得好,我让丫头们采了许多,就等夫人病好了,来酿酒了!”笙箫看出来权胜蓝情绪不高,特意挑一些权胜蓝喜欢听的事来说。

  “可是你馋了吧!”她自然知道笙箫的心思,勉强笑了笑,“去亭子里坐一坐吧,我走的有些乏了!”

  笙箫心里难过,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扶着她往湖心亭的方向慢慢走过去。

  将将走到湖边,她就看到了依偎在亭中的一男一女,笙箫的脸瞬间就涨红了:“这对不知廉耻的……”

  “笙箫,去煮一壶梅花茶来,我与夫君还有表妹好坐下来聊聊!”她拍了拍笙箫的手,安抚道。

  笙箫抬眼看了一眼权胜蓝,见她眼中有着淡淡的笑意,显然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泄了心中的一股气,应了一声,转身回院子泡茶去了。

  她慢慢的走上湖心亭,因为气力不足,她走的极慢,直到她静静的站在依偎在一起的男女面前。

  不过两个用情至深的男女显然没有发现她的出现,为了让他们知道她的出现,她只得轻咳了一声。

  礼部侍郎之子陈书墨,这才发现她的出现,赶忙推开怀里的女子,整顿自己的衣服。

  “夫君不必慌乱,别吓着妹妹!”她慢慢走到石凳前,在两人面前坐下。

  陈书墨看着权胜蓝这幅无所谓的样子,心中就有气,伸手将表妹落浮尘揽进怀里:“你今日怎么有心情从你院子里出来了?”

  “今日出了太阳,是个好日子,我就出来逛逛!”权胜蓝坐在那里,身姿笔挺,多年习武的她,即便已经虚弱至此,身上也有着普通女子没有的傲气。

版权信息